亲爱的,请骄傲的活着

2015-05-18 10:12 作者:succi 阅读:
亲爱的,请骄傲的活着
那年初夏,海滨小城已经有些微微热意。电话一响,语,我想你了,我想去你在的那座城市。她是媛,一个很美丽的女孩,可却有着与名字不同的性格,个性,豪爽,敢爱敢恨是她的标签,跟我的性格刚好成鲜明的对比。

  我与媛并不熟悉,只是一学期的同学,后来她留级了也就一直没有交集,只是她怎么突然想起我了呢?虽然有些愕然,但我还是很热情的说,来吧!我去接你。

  就在隔天下午,媛神速的出现,她的速度之快让我都来不及细想如何接待远道而来的她。他说,语,你还是老样子,还是那么恬淡。我微笑当做回答。

  我想称她一声姐姐,可她死活不肯答应,我也只好作罢,我带着她熟悉这座城市还有这份待遇不算优越的工作,她说这里不算繁华,却也不落伍,有你在,我会习惯这里的生活的。

  工作程序很简单,聪明的她很快进入状态,因为她的热情,很快和公司的同事混了个熟透,我想,这样的女孩,命运一定会善待她的吧!

  夏天的味道日渐浓烈,每天汗如雨下,简直让怕热的我苦不堪言,周末,媛问我,语,你知不知道某某地址?我愣了愣神,点点头,你要去?嗯!陈东说他在那里,你带我去找找他吧!媛貌似很期待的说。

  陈东?这名字怎么如此耳熟?我有些奇怪,但始终没有开口询问,好!我带你去。

  陪着媛搭了一小时的公车,把我晕得七晕八素,总算到了某某镇。

  媛迫不及待的拨打着陈东的电话,可语音一直提醒通话中,一遍又一遍,看着媛焦急的模样,我突然有些心疼她。

  一直等了一小时左右,陈东才姗姗来到,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欣喜,反而觉得有一丝无奈和不安,我很希望是我多想了。

  陈东!!他不是安悦的男朋友吗?他怎么跟媛认识的?而且他们之间…………,我看清来人是陈东的那刻,心里说不出的疑惑,他显然看到了媛身后的我,眼里的不安更是显露无遗,把头压得像鸵鸟一样低。

  我做出视而不见的姿态,媛,我去那儿等你。没等媛回答,我便自顾往荷塘边走去。

  没过多久,媛青着一张脸过来了,语,我们回去吧!很晚了,我很意外,我当然知道他们交谈得不愉快,至于内容,我并不多问。只是难得媛主动叫我回去,从来都是我强拉着她回去的,她现在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回程的车上,她一直笑,有些反常,而我一直纠结着要不要告诉她陈东脚踏两条船的事情烦恼着,她叨叨絮絮的说着什么,我一句都没听进去。

  突然她安静了,无声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肩膀,我很想安慰她,可毕竟比她还小,不懂什么是痛,尤其是失恋的痛。只是任由她哭,哭到睡着了。我咬着牙把她背回宿舍楼,几乎费尽了我所有力气,还惹得路人们的唏唏嘘嘘声和一片片注目礼。

  中秋佳节如约而至,朋友们都约我去海边赏月吃月饼,我问媛,我们一起好吗?她说陈东说了,中秋要陪她赏月,让她等着他的电话。我也就不多说什么,只得点点头。

  中秋之夜,我们三五好友在海滩上吃月饼,赏月,唱歌,时不时的吟一两句前后不押韵的诗,月很圆,我算很幸福了吧?媛,你可好?他真的那么值得吗?我突然有些后悔没带上她一起了。

  我们玩得很晚,朋友说,我们就在海边等日出,不回去了。我想推辞,看着他们眼里的期待我又有些不忍。

  凌晨四点,一轮斗大的红日从海面上缓缓上升,霞光万道,美得我不自主的屏住呼吸,美的如此惊心动魄。在海边看日出的人很多,个个都不忍打破这神圣的时刻,不约而同的噤若寒蝉,只有海浪拍打礁石的悦耳声,还有海面上渔船中渔夫的吆喝声。

  许愿,语儿,快许愿!朋友兴奋的呼喊着。我许了三个愿望,其中一个就是,媛,你要好好的。

  好了,日出看了,我们回去吧!我们这才有些流连忘返的回去,当我回到宿舍时,我以为媛还没起床,谁想到她木偶般呆坐在椅子上,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眼神空洞无神,没有任何聚焦。

  她完全没注意到我回来了,我的心狠狠的抽了一下,媛,你还好吗?她受惊吓般一回头,笑着说,你回来啦!玩得开心吗?我一直在等你……我突然有很强烈的负罪感,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只能抱歉的笑笑,完全不知媛是什么情况。几次想问,欲言又止。

  过了几天,媛说,语,我要走了,我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我一阵难过,我知道,她伤心了,绝望了。是他造成的吧?

  她要走的前夕,我和同事们举办了一场简单的欢送仪式,同事能频频向媛敬酒,我不会饮酒,只拿着可乐杯子在手里来回直转。媛的人缘很好。同事们都有些不舍,但也不知她为何要离开,因为,只有我懂她的痛。

  那晚,媛喝得酩酊大醉,吐了一地的她差点把胃都吐了出来,我陪着媛,坐在天井的青石板上,她的哭声和呕吐声参杂在一起,我看着她,泪何时打湿脸庞我都浑然不觉。

  这就是痛吗?是因为爱,所以这么痛不欲生吧?只可惜,我不懂怎么安慰你,只能陪着你哭了。偶尔听到她含糊不清的说,他骗我,他说他爱我,一直重复着……

  语,我想吃苹果,媛突然说。我踉踉跄跄的跑到宿舍把整个果篮都抱出来,在柔和的月光下认真的帮她削苹果,她突然夺走我手中锋利的水果刀,把我惊出一声冷汗,拉扯之下,刀应声滑落,发出清脆的金属声。

  语,你成全我,捅我一刀,我好痛苦…哽咽得语无伦次,我手足无措的看着她,紧紧抓住她的肩膀,不做任何反应,媛一直叨叨絮絮的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她可能累了吧!

  是什么让她连死都不惧了?让她完全丧失理智,我无法理解,但是明显听到她心碎的声音。伤害她的,是他?还是爱情本身就是毒药?让她无法自救。

  第二天,媛睡得还很沉,我悄悄的把她车票退了,推后了两天,煮了白粥等着她睡到自然醒来,胃应该会很难受,痛应该会少了些些,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后来,她还是走了,就像她来时,不带来什么,走时,也不带走任何东西,好像这座城市,她从未到过。她离开的那刻,看着她略显消瘦的背影,有些孤单,有些惆怅。

  她回头一笑,语,谢谢你,那一笑,倾国倾城,凄美绝伦,我们的眼角都隐隐有泪花闪烁,我似乎懂了些什么。在他身后,默默的说:亲爱的,你要骄傲的活着…

  作者:兰涩悠语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