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向阳,温暖便在

2015-05-14 12:57 作者:succi 阅读:
心若向阳,温暖便在
有多少繁华的相遇,在渐行渐远的岁月里,不知被谁搅乱了初衷。繁华,落幕,仅仅是一念,那一念,又或许只是一个世纪,又或是一瞬间。一切,放佛都超出了预期,它与我的梦却是背道而驰。当它真真切切的奖临在我的身上时,我又能说什么,宿命终是一个永不落幕的主题,任谁也无法左右,能左右的往往只是我们的心态,有人把喜剧过成悲剧,有人把悲剧过成喜剧,毕竟我们都不是圣人。

  那些散落在异乡的风尘,不敢回瞬,对于未来的走向,多少有些牵绊。不经意走失的岁月,依然在心底兜留,年华的斑斓,总负多情。你我只是在一场,又一场的相遇里,等待一缕暖阳,来温暖那苍凉已久的心,仅此而已。时间缓缓的流动着,午夜珊珊来临,所有的念想,不早不晚的与红尘相遇,难眠的思绪如时光一样奔涌而来。每到午夜梦回时,思绪成群结队的跑进梦里,描绘着你不曾遇见过的画面,于是心中畏惧,不知它是非福或非祸,不肯妥协的去挣扎。或许,一些藏于心中的秘密或暗伤,都需要时间去风干,去沉锭,很多时候我们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与过错去买单,仅仅如此,无关其它。繁华开在陌上,艳遇不经意惊扰了红尘。年轮,一齿一齿的碾过,秋已去,冬已来,花已谢,残留的余香,逐渐消失于陌上。多少岁月,荒芜了心田,长满了野草,与一阵风结下了理不清的纠缠,或许,每一场花事,只是为了促使一段故事,一段风景,它以繁华,落幕,来向你诠释……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然而尘世的一切寻觅,仅仅只是为了给灵魂,寻觅一片栖身的乐园。当岁月走远,往事莫追忆,当剧情已落幕,与其重复演绎,还不如优雅的转身。无论过去那些年,有多少故事,不是尚未抵达,便是惊醒在夜里,当岁月走远,我唯一可做,是将那些惊醒在夜里的陈年往事,一一淹没在逝去的时光里,从此,不在感念,不在追忆,把一切都交给时光,它会一一为你诠释一切。风过眉梢,若时光醉了风尘,我的岁月将为谁守候,相遇不曾预约,何须誓言,于千千万万人中偶遇,一段情缘,如赴约一场花事,馨香盈面,在鼻尖缓缓的绽放成为岁月里的一抹艳遇,总有些相遇,不容你迟疑,便在转身不在相见,只有在伤过,痛过,累过后,才渐渐明了,该走的会走,该来的会来,爱情也罢,友情也罢,不在去索求。

  红尘心海,各有朝夕,勿在错误的风景里往返沉溺。若不曾与红尘轻语,生命又将是怎样的一场对白,红尘心海,各有朝夕,勿在错误的风景里往返沉溺。

  或是了无生趣,又或是一潭静水,于茫茫人海偶遇,苍茫一生走过,于千千万万人海擦肩回瞬,遇见,没有惊艳的开场,亦没有华丽的告白。终其一生寻寻觅觅,有多少人,来了又去了,如浮萍飘散渐行渐远。世间情缘多半如此,来来去去,遇见,没有早晚,又何必去恨晚,恨生不逢时。所有的遇见,如烟花般璀璨夺目,稍纵即逝,在繁华落幕间,不问结局,从盛开的那一刻,就明了,天下有无不散的宴席。无论遇见谁,都是不可避免的,如此,何不在有限的年华里,开出最美的姿态,不辜负时光,不辜负自己。于回瞬间,时光如此匆匆,不知不觉,额头上的岁月已老了大半,尘世的风霜侵蚀了多少纯真。寒来暑往,行走于陌上,心境沧桑,问世间又有谁,能与时光抗衡,在岁月面前毫发无损呢,讽刺的是,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自我安慰,你若不伤,时光无恙。对于宿命来说,生命里有太多的无常,是我们始料未及,来不及揣测,来不及细看,便是另一个转折,对于明天却是未知,能把握的莫过于当下。

  隔着光阴的菲薄,泛黄的旧词,逐渐悄然已翻篇,回瞬间辗转多少画面已然是模糊,落笔处将忧伤赶去俗世之外,那些匆匆消失于人群过客,在苍凉的冷暖里,不在挂念,待一场风雨将它的尘埃洗涤,在落笔处将一段风景画上句号,将那些无情毫不相干的人一并摒弃,不恋不怨,随岁月而逝,将它一一翻篇,在笔峰尖改写重生的绽放,亦如某些情意,无需华丽的语言来装饰,只有两心相守,才能在幽幽的岁月里绽放。关于岁月,我满足了你所有的博凉,只为从你那里取一缕温暖而已,你可知否,然而你告诉我,心中若有阳光,处处便温暖。关于红尘,我满足了你所有的博凉,你可知否,我只为从你那里取一缕深情,然而你告诉我,在博凉的俗世里,需要我们深情的活着,红尘才有爱,才赋予你深情。关于于心,我不知如何落笔,就以开幕执笔,以且行且相守点墨,关于未来,都把它交付给岁月来落笔。

  或许,一切都是因宿命而起,在博凉的俗世里,需要我们深情的活着,这样红尘才有温暖,在流年的岁月里,那些繁华或寂静都是绕着岁月而逝,然而在无常的俗世里,真正拥有的都是通过漫长的岁月沉淀下来的,关于那些路人的风雨缠绵,与我无关。不要让心灵蒙尘太久,应适时的去打扫。不要让路走的太荒芜,以致心灵无法安放。不要纠缠一些与自己无关的人,而错失了对的人。不要总是着眼过去,而迷失未来。人生是你自己的,该怎么选择或该何去何从,与他人无关。过多的讽刺与嘲笑,不必去理会,那都是毫不相干的人随乌鸦一样乱叫。

  人生恰似一场戏,落笔到最后才明了,无需把过程写的太惊艳,纵使悲喜交加,也无需参假,若是那天空翱翔的雄鹰,无需他人鼓掌它一样也飞翔,如若你是那开在沙漠的花朵,也无需取悦他人来观赏,它也一样盛开,一个人不在于别人眼里有多惊艳,而是,是否在绝境里还能坚强的独自绽放,那怕是风雨交加也无力阻挡,一个人可以一时失败,但必须学会成长,因为没有人能阻止你成长。时间可以过滤一个人创伤,也可以过滤一段坏的感情,但过滤一个人的恐惧却需要漫长的时间去度过。没有谁一开始都是冷漠的,年轻时谁都曾不遗余力的热情过,只是最后再人情冷暖的周旋下逐渐变得冷漠,但是心底始终期望有那么一个人能点燃自己心中的那份热情,渐渐的我们便收敛了自己的刺,从别人的落寞里和淡然里去探索,如何和另一半相处怎样才更融洽,点燃着彼此的热情,从而浇灭那些冷漠,让人生有点人情味。永远都不要去衡量一个人的智商,聪明也聪明不了一世,笨也笨不了一世。

  永远也不要和别人去比较,与别人比较就是自寻烦恼。永远都不要说配不配,没有配不配,只有适合与不适合。永远都不要说爱与不爱,只有珍惜与不珍惜。永远都不要拿过去否决未来,人生一阵悲一阵喜。与另一个自己相隔天涯,只是为了在茫茫人海相遇,寻觅自己的另一半,无论再这地球上绕多少圈,总会在正确的时间里相遇,就像一个残缺的灵魂在寻觅自己的另一半,在此之前我们都会误入风景的误区,正因为这些崎岖风雨叠加的历程,促使我们在最深的绝境里,遇见了,便是最美的盛开。生活,若如一碗清淡的粥,虽不比山珍海味,但吃着随意,简单,而人生或繁华或寂静风雨叠加,都是促使灵魂升华的走廊,促使一个人的心归真。

  若N年后的你我,还能一如既往如一碗粥归真,久而不腻,那就是灵魂对灵魂的吸引,心如向阳,一季春暖花开便足矣。在缘去缘又来的途径中,你听,那微风掠过,远处的山林传来的呼唤,亦如那时光逝去的流转,凝固在岁月的轮回里,一个故事奔向另一个途中,那一季嫣然,韶华老去,辗转反侧,是那夜的念,摇曳在灯光斜影里,行走于笔尖,描绘着,春去春又回,花落又花开。穿梭在时光隧道,你若不被世俗所伤,时光无痒,阡陌红尘纷纷扰扰,世相迷离,若遭纷乱时,你若自持淡定,有颗波澜不惊的心,风又奈你何,命运与黑夜白昼交替,无路途径那里,心中若有阳光,黑暗它总会在阴雾散去时分,在某个路口,亦如既往阳光明媚。

  人生是什么,仅仅只是为一个句号,而去奔波无数个逗号吗?,倘若如此,为了一个句号,那么流逝的岁月又有什么意义,与其如此,不如活在当下,最美好的并不是那些流逝的东西,我从不轻言回忆过去,因为我过的比以前好,相反那些常常在回忆里度过的人,是因为ta现在过得没有从前好,我在文字里常说:最美好的时光是今天,昨天的该放下,今天的好好珍惜。尘世一偶,谁不染尘埃,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若心灵有一方净土,风又奈你何。光阴亦是,最无情的刽子手,亦是,最温柔的美容师,谁又能说,一颗沙硕演变成珍珠,那何尝不是岁月的恩赐。它是珍珠,或是翡翠,在于识货的人怎么去思绪,时而像似那窗外的风彻夜难眠,不,它似乎又时而像那覆盖在雪花下殷红的梅,在薄凉中彻夜游离,将自己最美的姿态开到茶靡,独自盛开,又独自枯萎,如此,入心,入眼,却难入梦,恍惚间心中的灯火,你来了,它渐渐的亮了。

  N年后,是谁,在窗外逗留不肯离去,隔着一扇窗,便在伸手一搏间,定输赢。时光我们无法丈量它的长短,就像我们永远无法计预知人生的祸福,我们能做的是尽力让每一天都过的有意义,亦如我们无法增加生命的长度,何不在有限的生命里去增加它的宽度,于时光而言,最美好的时光,亦不是曾经亦不是将来,对现在来说,无论曾经或将来都是空的,如此来说最美好的时光莫过于当下。

  在时光的迁途中,渐渐的才明白,旧的山河亦如落花一样凋零,早已定格在逝去的光阴里凝聚成历史,而我们能做的是将它放下,去迎接新的时光,让每一天都过的有意义,才不辜负每一个与我们相遇时光,与时光相约,来去间,看花开花落,隔着时光的脚步,演绎人生起伏。已是寒冬未央处,夜有些薄凉,张牙舞爪的执念,早已消失匿迹,不知藏匿于何处温存了。太阳落荒而逃,躲在乌云身后,当温暖无迹可寻时,我的心里怎能不痛。红尘心海深处,或惊艳,或繁华,它于你,于我,都是路过。人海飘萍过客,总有看不完的风景,抵达不了的岸。隔年远去的脚步,是否还会归来,如今想想,已是多余。在命运的洗礼下,有些执著只能给值得守望的人,在时间的无涯里,有些执著不堪一击,无论旅途奔波有多远,最终陪我我们在一起的都是最适合的,有些风景就像烟花一样,刹那间美在眼里,有些风景亦如人间的情感,需要细水长流来慢慢品味,不如烟花美在眼里,却美在心里,。一抬头,已是日落西山,期许的那抹明媚,在记忆的埂上游离,再黑夜的走廊里奔波,只为在红尘一偶的烟火里,寻找一份真诚的深情而已。创伤,对于智者它是一种历练。

  对于愚蠢者它是一种惩罚。你若把它当成一阵风,那它就是一阵风,你若把它地狱,那它就是地狱,你心中都是恨,那里都可恨,你心中有爱,那里都可爱。风起,尘埃欲来。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情系心头,何解,自处,才不辜负每一个日子。红尘阑珊处要怎样去书写,才能从卑微的尘埃里开出花来。与其说情感诡异,不如说心再作祟,心若无依,不归一,难契合,浅遇浅知,情深缘浅,纠缠在每一个不起舞的日子里,无疑是慢性自杀,纠缠就像种蛊毒一样。于众生而言,放下,不纠缠,对生命来说是慈悲的。烟花易冷,夜渐微凉,当花期已走过,在剩下不堪的光景里,渐有所感触,夕阳无限好,只是近在黄昏。几经回瞬,那些久远的岁月,荒凉的心,早已居住在陌上,再多的重复,已不复往昔。流年陌上,久违的熟悉与陌生的擦肩,在故人远去后,尘封了多少关于风月的故事,那么我的故事又存放那里。渐渐的我不在执着,你若爱,便不会伤。人走,茶凉,深执不愿弃杯落,那并非深情,当前尘与旧梦成群结队的,在时光的洗礼下,落荒而逃时,那并非是无情,你要的是一时的贪欢,但那并不是想要的,在红尘的陌上,一切纷扰于你,或于我,都是路过,当前尘往事已去,不必无谓纠缠,就当那是一场放生的旅行。

  当所有的等待与光阴无关时,隔夜将尘埃一点一点的抖落,让蒙尘的心一点一点的归零,把往昔的那段擦肩藏匿于时光里禁闭,绕开流年菲薄,去安抚一场羞涩的花事,让花儿回归自然,在季节的流转里,惊艳的相遇,优雅的散场,与悲喜共舞。,你再怎么优秀,别人也会对你不屑,你再怎么不堪,别人也会戳你脊梁骨,何必活在别人的眼光里,而卑微了自己,搅乱了自己的心,毕竟路是你自己走的,别人不能替你过日子,不能替你走。隔着夜色数着烛光,温存着你的薄凉,数着数着灯光就暗了,人走了,茶凉了,我要怎样去书写黎明前的曙光,不去触动往昔的不堪,去寻找心中的那片绿洲。

  记忆的埂上,有多少关于我来过的足迹,纵使再繁华不过的璀璨,也只不过是烟花刹那间,最终还是要守着一片寂静,尘世间的圆满都是被残缺一点一点延伸,从缘起缘灭间循环,不必为了一片叶子,而遗落整片绿洲,相信明天会更好。红尘欲落,亦如最好的相遇,一旦没了结局,终究是一场易冷的烟花,落叶飘零,季节交替的轮回,走向另一段旅途,在适时的季节里发芽,凋零,又发芽,这就是它的期限,任谁也无法改写,就像我们不得不去接受自己老去的容颜,人若如初见,只是一种感觉。仅存的梦想,随着岁月偷偷溜走,上苍它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每场戏都缺一半优雅,然而它走向却是未知的,亦如它的走向往往是出乎你的意料。

  看过那么多世事,在诗人的笔下,岁月从来都是静好的,恰恰一句静好藏匿了多少博凉。然而,始终相信你若性本善,命运又怎忍心辜负你。或亦如时光从不愿为谁低眉,对众生却一视同仁,亦不会厚此薄彼。一场戏,不是谁辜负谁,只是谁不愿为谁驻守。始终明了,最后留下的人,都是值得交付的人,亦如命运某些方面亏欠了你,它关了一扇门,就会为打你开另一扇门。若这一世的烟火燃尽,远方的执念是否还能守着一方寂静,任凭流年的煎熬,执笔将忧虑放逐,若心向阳,温暖便在,某些情意,唯有光阴懂得,无需华丽言辞来装饰,若两心相守,我还你一世情缘,又何妨。

  作者:半亩花缘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