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的蒲公英

2015-03-14 14:56 作者:succi 阅读:
梦想的蒲公英
依稀记得刚踏进大学校门时,满目的欢喜与惊奇。岁月无痕,只是平添额头上的苍老。又是一年的春季,桃树烂漫一树;午后的阳光撒在风雨湖上,和熙而又温暖。微波上反射的白光,我明明听见的是暗流涌动,这已是大三的下学期了。
  
  清晨,迷朦的幕色,昏暗的光线,清爽的冷风,清醒的空气,我却迷失在路途,我寻不到前进的方向。
  
  我爱这自然的一切,山、水、草、兽、虫、鱼……便在那沉闷的七月选择了生物工程专业。我本以为能在这被人生称作为大学的地方更加去了解我深爱的一切。而却在这座象牙塔里一个个击破了昨日的美好,给予我的只是血淋淋的残酷!考研,注定与我无缘,因为我爱一切来自于自然的东西,不加任何修饰。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的成长伴随着多少父母的忧虑与牵挂!多少次电话里,多少次在面对面的交谈时,父亲总是叫我去考公务员或者考研。压抑着自己,为了让父母放心,我也逐渐走上了考公务员的这条不归路上。
  
  前行的路上,注定了一个人默默旅行,用什么去慰藉空虚的心灵?于是一本本书籍从亘古走到现在,我满心欢喜。《诗经》、《大学》、《中庸》、《尚书》、《千字文》、《花间集》、《点灯时分》、《漫游的灯盏》、《雨中花》、《看不见的风在吹》……一本本掠过我的心灵,总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在夕阳余晖下,在日记本上写下只属于自己的世界,原来我仍爱着这一片山水。
  
  如果现实满足不了我的愿望,那么在梦中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微笑。我开始变得嗜睡起来了,模糊了视野,我闯入了画中的世界。
  
  像置身于另一个世界了初醒。欢乐的歌声由谁而唱?鸟叫与蝉鸣。那淡淡的芬香不远千里夹带泥土味,侵入鼻脾。柔和的光线拉开疲惫的双眼。我是在一个绿色的海洋里么?看前面一望无际起伏的“草潮”不正是钢琴上弹奏出的五线谱吗?阳光打在上面泛起了涟漪。像点点荧光编织童话,像矫健的海鸥搏击海浪。我睁大了眼,以为下雪了。原来那漫天轻舞的是朵朵蒲公英,囚满了天。沙沙作响,猛地转身,竹叶婆娑,那可鞠的摇摆的身影是在召唤我吗?
  
  新长的野草已淹没所有的路径,早已无法跟随昨日的脚印。但像飞鸟一样“天空没有我的痕迹,但我早已飞过!”两排无声的竹子会告诉你路在何方。没有谁会知道你将会走去哪里,因为脚下的路是由我们自己走出来的。我们不知道我们将会遇见什么,也不知道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我们都是秋天里飘落的落叶,在风中旋转,找不到方向,也不知道下一秒飘落在哪,我们能做的只是用力的纷飞。这里已是尽头了吗?那是一片竹林将一个绿色的湖重重围住,只见流水的出口而不见源头,为什么千百年来不竭?一样的寂静!我张开了嘴,是我误闯入仙境么?耶?!什么时候,在我不经意的时候,他定格于我的眼里?静坐在那,微闭双眼,尤如磐石,千百年来日日夜夜垂钓与此。他的目光似乎早已与我对视。惊喜而又平静,我们或许早就是熟识的知己。
  
  他问我:“你是何人?到此何事?千百万年来为何有此一瞥的相遇?”徘徊凄动,冷露侵衣,我无言以对。
  
  我问他:“你又是何人?为何在这亘古的时间里垂钓于此?”睿智目光,隐逸飘仙,他做默无声。
  
  风止,无声,渐远了、渐模糊了世界……
  
  我不向往“神秘”与“伟大”,因为那都是未经者理想企望的言词,过来人自欺解嘲的话语。我本平庸,没必要“领略人生,要如滚针毡,用血肉之躯,去遍挨遍尝,要他针针见血。”人生各趣,我无法尝遍,我也不想去尝遍!只要能够守住平淡,我便就此满足!生活不过是一座山水、一间茅屋、一把琴、几架书籍,我便从此隐逸于山水,白鹿青牙,放浪形骸。
  
  当我看见第一朵蒲公英轻舞时,它的种子便深深的扎根在我的心里:在那片深爱着我的土地上——我的故土。在你厚实的泥土上,我想打造出一座城,一座“诗城”,一座只属于诗人的城。所有的才子佳人全部汇集在这座城里。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楼台几许、垂柳依依、酒肆林立、绕梁余音、彻夜灯火、沸声千里。钟晨暮鼓,古刹的铜音为我们带来盛世和平。流觞曲水,我们举杯欢庆着友情,“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江南采莲,我们乘舟寻觅着爱情,“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一切是那样的美好,就像山水画一样清新自然,氤氲着幸福的味道。
  
  多少次
  我祈求着看不见的风
  将我梦想的蒲公英
  乘风而去
  去寻找厚实的泥土
  而不是那
  飘渺的梦境
  从此
  我的双眼变得明亮透彻
  因为我明白
  梦想已在我的心灵生根发芽

  作者:隐逸天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