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那些事】记忆里缺少年味儿

2015-03-01 21:28 作者:succi 阅读:
  爆竹声中辞旧岁,欢喜乐里迎新年,2015年新春到,却是我最无趣的一次过年。

  往年过年总不像现在这样无聊,或许到现在这样的时候我和家人也只是坐在桌前,低头玩手机,纵使是亲戚多桌上也是那样的安静,大家默默的吃着,没有什么年味。

  在过去几年,或许是管制,或许是城中村改造,在那个儿时,我们总是比现在有趣的多。在几年前,或许现在已经有爆竹的响声,有门前院里小孩放炮竹的场景,有父母亲戚忙着准备年货的身影,有四世同堂那样的喜庆。不必像现在一般,总是像机器一样的过着那种周而复始的日子。

  大年三十,日历上的除夕夜,我总是早早的被爆竹声叫醒,一起床就帮着父母擦门窗,撕去已经沾上尘土的门神和对联,撕掉已近退了颜色的窗花,卖力的擦拭着过去一年的尘土,妈妈拿着准备好的对联,爸爸用胶布粘在门的两侧,我则在一旁做指挥官,贴好后他们又从家里拿出一对松树枝,插在两个插香的桶里,又点起两支大香,在门后点上蜡烛,这一切总是过的很快。

  吃完饭后,我约着小伙伴一起去街边买烟花,看到街上村子里的村民卖自家做的年糕,总是馋嘴得很,却又要回家去。到家后帮着奶奶去准备着晚饭做美味的食材。饭前她会给每一个人一块年糕拿了年糕的孩子或大人都要说一句吉利话,每年桌上必定有一道鱼,预示着年年有“鱼”(余)吃饭过后每个大人都要拿出准备好的压岁钱给小孩子,而要拿老人的压岁钱要作揖说几句吉利话。

  晚上则可以上楼顶去放烟花,放的差不多的时候,就看别人放。然后下楼去找正在看春晚的大人们一起看电视,磕瓜子,等着到了十二点钟,家里又放一串爆竹,吃红糖煮饵块,拜天地。大人一晚上要守岁,小孩就看电视和在院子里玩。

  大年初一这天,我们村子里是不能出去玩的,也不可以串门和吃肉。大人和老人带上小孩们去村里的寺庙拜神,上香,每到及时都要放一串鞭炮,晚上更是不能开房顶的门和大门,因为家里说那会露财……

  现在搬家后我就再也体会不到那种过年的气息,依旧是有人放烟花爆竹,却没有往年那样响彻。很多家庭活动都取消了,我也在也体会不到那种气愤,有时,真像回到小时候,再这样过一次年。

  作者:未曾相识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