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鬼怪故事>故事内容

最恐怖的三个鬼故事

栏目:鬼怪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2-05-18 点击:
  第三个故事:­
  
  ­
  
  如果早知道一开始就是这种结局,。我一定会远远逃开,当我深陷诅咒中,却已经来不及了。­
  
  爸,妈,我走了,有时候,人必须为自己的好奇心付出代价。­
  
  我与杰、沙还有玲注定逃不出这个旋涡。­
  
  ­
  
  我们4个人在一个月前住入了深山的一处公寓,很奇怪,这样一座四室两厅的公寓租金却便宜地吓人,是沙从一个不知名的小报看见的出租的消息,房子挺好的,可由于在深山里,房间十分阴冷和昏暗,我们约定了关掉手机,只带了一个手提电脑,铃带了一堆恐怖电影碟,开始了所谓的“隐居世外”,却不知道新鲜之后毫无预期的死亡的的临近。­
  
  ­
  
  这种生活是枯燥的,无法与外界沟通,一天到晚地聊天……我们开始打扫这间公寓,这里难以置信的潮湿,很多地方都发霉了,在角落里,玲找到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摆着一枚很精致的古币,雕刻着古怪的花纹,透出一种古老和诡异,盒子的角上有两个很复杂的字,既不象小篆,也不象铭文,在很久之后我才从阴冥文字中查处了这两个字——邪灵。可那个时候早已经晚了。­
  
  ­
  
  我们并没有很当回事,只当是一个工艺品,把它放在桌上,晚上,我们吃完了夜宵,玲坐在沙发上看着带来的恐怖片,内容我不清楚,只是里面的主题歌:“无论哪里,我和你在一起,我和你在一起……直到你……死。”怪怪的腔调,嘶哑而又尖利,幽幽地,慢慢传递着恐怖,让人毫无任何希望,觉得被一片黑色笼罩,我们3个对恐怖片向来比较反感,坐在餐桌边无聊地聊着,玲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竟幽幽地唱起来,感觉好象,拥有同样的恐怖,杰摆弄着手中的盒子,取出了那枚古币,在指间玩弄,他眼光一闪,说:“我们来玩转硬币吧。”他指着古币上那个诡异地字“字正,反面的花纹为反。”沙饶有兴趣地问:“测什么呢?”“就测我们四个怎么死地吧?”玲受了恐怖片的刺激,从沙发上下来,跑到餐桌边,“就测我们是正常死亡还是死于非命。”“要是转到后者,灵验了怎么办?”沙小心翼翼地问,“有刺激才好玩嘛!”杰同意玲的看法,于是我们4个坐在桌子的四边,杰拿着钱币,4个人默念“字,正常死亡,花纹,死于非命。”杰右手拇指和左手食指夹着钱币,轻轻一转,古币如同舞者,以纯正的360度于一点旋转,毫无偏差地以正远的轨迹不停的旋转。刹那,窗外树林中刮起了阴风,吹着窗户啪啪的响,窗帘发出飕飕的声音,阳台上的风铃叮叮铛铛的响着着,清脆而又凄厉,让人不禁毛骨悚然,我似乎感觉到,房间中潮湿的气息正在从四处聚拢来,凝聚在那个疯狂转动的钱币上,忽然觉得什么东西进了屋子,20秒,钱币依旧转动,似乎没有停息的的意思……一分钟,转动总是以一个正圆的轨迹,一丝不差,精确得恐怖……3分钟,如陀螺得一般地不停地舞蹈……4分钟依旧不停息……5分钟,似乎有那么一种力量,让钱币不停地转动,我们4个人都露出了惊异,恐惧的眼神,我看着杰,他冷汗冒了很多,一只手紧握着手中的盒子,沙忍不住“我去上个厕所,明,你陪着我好不好?”她可怜昔昔的看着我,“好。”我刚起身,只见玲用右手啪地一下按住了那枚钱币,“一点也不好玩,无聊死了,根本在浪费时间。”我顿时觉得那股阴森的气息突然之间四散了,玲冷冷的转过了身,进了房间,“pang!的一声关上了门,始终沉稳的转动着,现在是午夜12点过5分,未关的电视中,依旧那首歌“无论哪里,我和你在一起,我和你在一起……直到你……死。”桌上的钱币安静的摆着——是花纹的那面

  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
  
  之后的几天,似乎一切都还算正常,只是我觉得感觉非常不舒服,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屋里,心中非常不安,房间里的感觉无比阴森,杰和沙非常不安,但玲似乎什么也没发生,却整日清唱那首诡异的歌曲,经常看见她坐在沙发上反复地吟唱“……直到……死。”大家的情绪都不好。­
  
  噩梦开始了,一天早上起来,玲小时了,衣服还在,什么都在,可独独玲不见了,我们在附近找了半天还没找到,她到底去了哪里?沙和杰垂头丧气的,唯一活泼的是我们养的牧羊犬pity,它是一只纯种的外国狗,一身雪白的皮毛,十分高贵,似乎也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玲失踪了,它还是天天都往外跑,似乎也什么什么事情都没有,还那样好动……我什么也不想去想了,我打开了这次旅程一直都没打开的电脑,接上了电线,开了机,可是一开机,就是一副诡异的图画,深蓝色的底幕,许多大小不一的气泡,不停地旋转,气泡是刺眼地红色,似乎是血的颜色,旋转的让人心里惴栗不安,我怎么点鼠标,不管怎么点也没有用,也许是哪个高明的同学给我的手提电脑装入了某种高明的的病毒,pity又蹦蹦跳跳的回来了,我听见了它轻快的脚步,刚出卧房,我吓呆了,pity雪白的皮毛上染了鲜血的颜色,它的嘴里,啪嗒啪嗒流着血一样颜色的颜色的液体,那种血腥的气息,错不了,一定是血,我努力克服内心的恐惧,,不会,不会是人血,一定是什么动物的血,我用毛刷给pity洗干净,带它在附近逛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松了口气,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外出寻找玲的杰和沙,玲失踪后,他们两的精神非常衰弱。­
  
  ­
  
  一切似乎也还平静……但玲……………………她………………………………­
  
  ­
  
  第5天了,依旧没有一点线索,玲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这怎么可能……我们3个依旧不断出去寻找,又是一天的辛劳,依旧毫无线索,我无聊打开了许久都未打开的手机,翻看我离开这些日子的短信息,多是一些手机服务类的,还有几个朋友一些无关痛痒的问候,我的一个同学发短信“你的手提我发现有了点问题,好象屏幕出了问题,根本不能开机,请尽快修理。”我瞟了一眼,翻了过去,还当是我的学习出了什么问题,接着发现不对,重新翻回来,仔细看了一遍,怎么可能……那那个诡异的图画是…………我看着摆在桌上的电脑,望着它的插头,我拔了下来,再试了一遍,果然,电脑根本是个坏的,那么那个图片是……我看着插头,我蹲下腰来,发现这个插座似乎很新,非常松,我竟很轻松地扯开了它,扯出了一根电线,我顺着墙壁继续扯,忽然,我发现这间房子靠电脑的这面墙,强漆非常地新,,与角落潮湿地墙壁颜色明显不同,墙砖似乎也很松,我使劲一扯,墙居然倒被我扯开了,墙砖倒了一地…………………­
  
  ­
  
  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我看见过世界上最恐怖地画面,是玲…………她翻着白眼,舌头吐出来,两行幽怨的血泪,身上缠满了电线,脸上、身上依稀是水泥,脖子上勒着电线,渗满了血,整个尸体被埋在墙内,布满了蜘蛛丝,腐烂的气味让人作呕,尸水流了一地…………她的右手不见了。­
  
  我滩倒在地,沙见到如此恐怖的画面昏倒,杰恶心地要吐出来………………­
  
  ­
  
  我们封锁了这个门,用铅封住了这个门,杰负责出去拦车回去,我和沙在家里惶惶不可终日,但诅咒却仍旧不放过我们…………­
  
  接着是pity………………它又一次满身血水地回来了………………­
  
  ­
  
  杰和沙将近快崩溃了……他们带着pity出去疯狂地寻找血的来源………………发现一堆不知是什么的肉……当然如果它还能说是肉的话………………还发现了那只受诅咒的手…………

  我们根本已经无暇去思考那堆血肉模糊的东西是什么,是谁………………我们已经快被恐惧压倒了,这几天,根本没有车经过这里,我怀疑根本就没有人会来……公寓的镜子中不知为何老是会有人影闪过,那是个女人的身形…………很象是玲~~~~~~我能够感觉到她的气息,杰的精神特别不好,而沙整日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精神恍惚,下午,一阵歌声传出,是玲,是那首诡异的歌,是如此清晰,杰和沙恐惧得不能自已,玲已经死了………………难道是鬼,歌声是从浴室传出来得……我们3个相互偎依走到浴室……帘子被拉上了,里面得喷水的开了……里面得歌声是如此靠近,如此清晰,如此得恐怖……杰怕看见更血腥得,闭眼撩开了帘子…………什么都没有,……是玲得手机,放在浴缸的边缘,是手机得电话留言,玲设计得留言是那首歌,我们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可是为什么?是谁,是谁放得,…………我们只有4个人在这里,我们3个不可能…………那么只有可能是……­
  
  我们3个回到客厅,幸好,那扇门还是紧紧地关着,多少让人有些安心,到了晚上,依旧是毫无收获,没有一辆车经过……房间里阴暗得毫无任何生气……透露着绝望得气息……,沙蜷伏在我的身边,手难以置信的冰冷,杰抽了一根又一根的香烟…………他抽完了最后一根,坐在餐桌边,拿起了那个诅咒的源泉——古币,他在指间摆弄,嘴里不断地呢喃“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他依旧用那个姿势,钱币又疯狂地旋转……这时正是最靠近魔鬼的时间,午夜12点,沙躲在我怀里抽泣,根本不看那个疯狂到恐怖的古币,风一如既往地吹,那样诡异,我死死盯着那扇封死的门……我能感觉到有不好的东西在里面作祟,忽然,一阵剧烈的开门声,钥匙在钥匙孔里剧烈的转动,是那扇门,我们3个大失惊色,眼睛死死盯着那扇门,沙吓的哭出声来……钥匙仍在剧烈的转动,突然,停了!­
  
  ­
  
  门居然幽幽地开了……­
  
  怎么,怎么可能,那扇门早就被铅封起来了…………是鬼!­
  
  门开了,玲依旧在墙上,以那副恐怖的死相安静地矗立着,那副极度恐怖和怪异的脸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尸体腐烂的气味在门开的一瞬间立即充满了整间屋子,我们3个站在了房间的出口,似乎有谁拉开了门,又用力使劲甩门,门重重砸在门框上,稍稍反弹开,那只无形的手又扯开了门,又用力使劲甩门,门重重砸在门框上,发出巨大的声音,震动了整个屋子,似乎在证明它的存在,门上的锁一点点损坏,零件掉在地上,……玲那恐怖的样子不断的出现,让人做呕……桌上的钱币似乎不受一点影响,依旧直立的转动,在桌上画出圆的痕迹……­
  
  ­
  
  我们疯也似地逃了出来……那剧烈的甩门声似乎响撤了整座山,如同魔鬼的号角,不断地追随着我们…………我们3个逃到了山林的公路上,这时,一辆黑色的车缓缓行驶过来…………我们不断地叫喊,它停了下来,我们要它送我们下山,开车的女人点了一下头,我听到一声骨头喀嚓的声音,这都不重要了,我们能下山了!车开的很缓慢,似乎很轻,车内灯光很暗,根本看不见女人的容貌……不过,我依然强烈感受到诡异和恐怖的气息……不过也许是我多疑了,车下了山,我们回到了原来的城市,我们3个下了车,万分感谢开车的女的,但依旧看不清她的脸,她从一开始就什么也没说,开车走了,依旧那么轻,不一会就消失在夜色中,我们3个各自回家,并约定忘记一切,忘记玲,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过回原来正常的生活。­
  
  我们以为自己逃开了,谁知道我们从来没有逃出来过­
  
  ­
  
  过了3天,杰开车带着沙来到了我家,他们两个精神相当差,显然都没有睡好,眼睛布满了血丝……我们3个坐下来,沙抽泣着,“我知道,玲一直还在我们身边,我家里的冰箱渗出了血,根本不敢开冰箱,到处是血腥的气息,经常可以听见玲唱歌的声音,那样清晰和恐怖,我知道她一定在,一定在!”杰皱着眉头,“我的洗衣机里居然会洗出女人的衣物,我认得出来,那一定是玲的……家里的镜子中总会有莫明的人影闪过,从我们回到这里,我能感受到她从来没有离开!”我静静听完了他们的申诉,为了让他们安心,我没有告诉他们……这几天我的房间的门总是被甩,锁摔烂了几个,pity天天都是一身血,它根本没出去过,我给它洗了一遍又一遍,第2天依旧是那样……莫非,玲已经成为鬼,注定不放过我们几个……我们尝试去忘记,谁知自己根本无法爬出旋涡……

  我们3个睡在了我的家里,也许是朋友在一起,睡的很沉,没有梦……­
  
  ­
  
  我被一种颠簸感弄醒了,我发现自己在车上,开车的是杰,身边是沙,窗外的景色是……居然我们又来到了那座深林,“杰你疯了吗?我们好不容易才出来……你要死吗?快回去啊,你也疯了吗?”我大叫道,杰会过头,那双布满血丝极度恐惧的双眼“我们有出来过吗?pity身上全是血,我知道你是为了让我们安心,我们已经受到诅咒了,还记得那枚硬币最后的结果吗……我们已经把生命出卖给邪灵了!”他神经质地惨昔昔地笑到,脸色那样苍白和无力,沙用冰凉的手握住我,靠在我肩上,“我能听到玲在叫我们,她好孤独……她就这么一直叫我们的……”我望着精神恍惚的沙,和已经有点神志不清的杰,大喊:“你们怎么这么傻,去是送死啊,我发誓我绝对不要再回到那个鬼地方,你们两个都疯了,疯了,你们清醒点!”“不,只有回去我才觉得安心,明,我们一起回去吧”沙那阴冷的手抓着我,我甩开了她,发现车开的很慢,我打开车门,就跳了出去,我滚到了地上,那辆车并没有停下来……继续漫漫地前行,难道杰和沙都已经变成鬼了吗?我掐了一下自己,幸好,我还能感受到疼痛,我站在公路上,公路两边是阴森的树林,我知道走回去是绝对不可能的,到了晚上如果不能搭到一辆车,那就必死无疑了……杰和沙,现在估计已经……我的心一凉,很久,天已经很黑了,没有月也没有星辰,难道我就死在这里了吗?这时,一辆车缓缓开过来,我认出是上次那辆车,我喜出望外,挥手叫了那辆车,又是一声喀嚓声,我坐在了车上,开了一会,我发现不对静,这是往深山的路……我大叫道,“我是要下山!我是要下山,不是?a href="./tag-30/">仙剑煜律剑 蔽姨钊嗣倾と坏匾徽蠊峭房︵甑纳簦歉雠俗送贰钦帕场?shy;
  
  ­
  
  …………………………………………“无论哪里,我和你在一起,我和你在一起,直到你……死!”­
  
  ………………………­
  
  ­
  
  …………………………………­
  
  ­
  
  ………………不要在午夜12点与邪灵玩游戏

上一篇:十二生肖的故事   下一篇:黑色星期五的故事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