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鬼怪故事>故事内容

降头女王

栏目:鬼怪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2-04-10 点击:
狠洞主话还未说完,大旦就怒声叱喝:“你对托体人太过无礼,要惩戒!”

大旦用手向后一指,原盘折在灵蛇颈上一条眼镜蛇,立刻起沿下来。

大旦用手指着狠洞主,眼镜蛇依着大旦的手势方向,朝着狠洞主奔过去,几乎像一支箭那么快!

十四洞托体人是有权惩治门下人,别人不得干预,也不得营救的,这是托体人的特权。

各人都凝神屏息,注视这件事的结果。

眼镜蛇直奔到狠洞面前,突然翻了个身,倒转几次,不能动弹了。

众人都可以看到,眼镜蛇的一只眼,各中了三针,头顶盖又中了三针,共中了九针。

眼镜蛇横扑之后,头部冒出血,流一回,死在地上。

西麻大姥突然站起来,高声叫:“八望山人请示真面目。”

“嘿!是八望山,你竟敢假冒十四洞的人,前来参与十四洞的家事!”

大旦站起身:“收你这只老鬼命!”

大旦双手朝向前一压去,望宅婆坐处发出巨响,激起一阵火光,飞起石声。

翻起来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

众人一齐高叫:“是呼七庞洞主!”

呼七庞给巨雷震起,打了一个筋斗,再落地时,头部撞在地上,摊开手脚,僵直了。

大家向各处张望,不见了望宅婆。

西麻大姥高声叫:“出来!望宅!”

厅内是一片笑声。

望宅婆发出的笑声,引动各人的眼睛向暗处望。

望宅婆坐在神座上,头上,身上都给蛇缠住。

望宅婆止住笑声:“八望山的人到我已经硕果仅存。就是这三十年的事吧,八望山五个传人,三个死于官府恶吏之手,是十四洞的人告诬害的!”

望宅婆身带着蛇,起行趋前道:“你们十四洞的人,不能不知这件事,或者故作痴呆,对于八望山人的陷害,全是十四洞托体人的阴谋,指八望山的人为邪教,将人死的事,指为八望山门人所为,是谁的主意?西麻姥,是你的主意!”

西麻大姥说:“不错,十四洞和八望山,誓不两立!”

望宅婆冷笑问:“势不两立?”

“一国不容二道,”西麻姥说。

望宅婆问:“是谁定下的宗旨?当初十四洞抗蛮兵时,八望山和十四洞,是联合并肩作战,也许是你们是数典忘祖吧,后传到你们这些不肖门徒,才狂妄到要在安南独霸天下,但出于向官府诬告,未免太过卑鄙了,我望宅掉然一身,逃亡海外,潜心学中土大法,誓为八望山人报仇!”

西麻姥发出命令:“攻去,擒住,送交官府,八望山的人,是官府要擒拿的人!”

大旦早带领着八洞洞主一齐上,望宅婆闪后退到神座前,众人一齐涌上,抓到一手蛇!

望宅婆不见了!

安南八望山,是安南道术一个流派,起初,和十四洞是分工的合作而不相扰。

八望山分八山,望木山,望海山,望云山,望日山,望田山,望宅山,望牛山,望雾山。

和十四洞一样,分布在安南府县。

到了三传,两宗派发生争执,为了一幅无主田地,各施本法,敌对起来,结果是十四洞散落了,八望山取得那幅田地,但十四洞和八望山就此结怨。

四传时,安南发生邪教大狱,八望山的人,给官府一网打尽,由于事情发生急迫,仅有望宅山传人望宅娘闻风逃出海外。

所有在安南的八望山门人,纷纷被官府处决了,而八望山,成为安南的邪教。望宅娘浮海去到广州,怀着一腔怨恨,到处找寻名师,流浪了半年,拜投入湖南强土言五鬼师之门,苦练三年,学的了遁身法以及三禁五绝之法。

望宅娘回到广州,在佛山行医蓄钱,准备返安南为八望山人复仇。而在此时,林阿廷被十四洞降头大法迫害,望宅娘以其所学,破了十四洞的大法。

她知道林阿廷回去安南,必定被十四洞人迫害,于是她使出三禁大法,书写一道灵符,叫林阿廷和水饮下,然后她握持一切,再回去安南。

在安南,十四洞的行事,她已经打听的清清楚楚。

她首次使用遁身法,本形遮盖了狠洞主的真身,当大旦施十四洞的空雷教法之时,她就释去遁法,使狠洞主显露原形,被大旦的空雷炸死了。

九洞联议,变成了狠洞主的丧礼,顿时产生了面临强敌的阴影。

大旦厉声对众人说:“这次祸生,是由于林阿廷指引望宅婆到来,必须要处决林阿廷。"

西麻大姥说:“你的女儿是自己人,林阿廷是被支遣的人,他不应该被处决。现在大敌当前,要一致团结对外。”

这时候,四洞主仍留在西贡,等候应变。

在晚上,大旦把牙洞主召去她家里,牙洞主和狠洞主是一对堂姐妹。

大旦问:“你今日听见西麻大姥的话,你有什么感想?”

牙洞主说:“西麻大姥是庇护林阿廷的。”

“但,林阿廷是个内奸,为了替狠洞主报仇,首先要处决林阿廷。”

牙洞主说:“凡为姐妹报仇的事,我都愿做。”

大旦说:“我是托体人,如果我行事,会给西麻姥说话,但,你报妹之仇,你自己有一个行事方针。”

牙洞主问:“是由我一手去处决林阿廷?”

“乃是基于报仇之大义。”

“我不容辞。”牙洞主说。

大旦为她安排。

她说:“十四洞大法,一向是八望山的人借镜的,但,望宅今日的法术,显然并非安南法,是用中土的法术在内,望宅出现,不是猛龙不过江,所以在处决林阿廷时,不可打草惊蛇,是要秘密行事。”

牙洞主说:“听托体人吩咐。”

大旦从柜里取出一个小夹来,从小夹取出一个小瓶,再从小瓶里倾出一粒银白色的小丸。

“这是定神丸,是从水银炼出来的,四十九日才可以炼成一丸,你吃了下去,可以定神,凡神定则形不移,望宅学的遁身之法,勿使其遁入身。这粒小丸,便有功效,你和水吞服下去吧。”

牙洞主照做之后,大旦继续吩咐她:“你应在半夜行事,你去林阿廷的店铺,林阿廷就住在后座。”

牙洞主问:“行刺?”

大旦说:“不能见血,我要他死于无形迹可寻,以免西麻大姥怀疑,我自己弄了一盘金甲虫,沿房间的缝隙处放入去,金甲虫嗅到肉味便向前爬,然后爬入人的呼吸气管中。。。”

牙洞主失声说:“只念师是同睡的!”

大旦说:“生死有命,不必理会,你去吧!”

牙洞主午夜拿着小瓶,来到阿廷的商店,撬开竹篱,进入小店后园地,然后慢慢爬行到店后的房间,这房间是独立的,门窗紧闭。

半弯月色在天空挂着。

牙洞主一步步的爬近那间房。

屋是木做的,门窗都已经上了,不过门板中,有夹缝,牙洞主拣一处较大的缺隙,把小瓶盖打开,将金甲虫倾入里边。

她听到林阿廷很大的鼻鼾声,他的鼻鼾声呼了一下,就象一阵风飘出来似的。

牙洞主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痕痒,她拿出瓶子在淡月下看,瓶里已经没有金甲虫了。

于是,她拿回空瓶就走。

才走了两步,就觉得鼻孔里有些东西在里边爬动,想用手去挖,原来手上也有金甲虫。

牙洞主心胆俱裂,原来金甲虫没有爬入去,她曾觉得听见林阿廷鼾声的同时,有一阵风从缺隙里吹出来。

不得了,金甲虫没有入屋内,是给风吹到自己身上来了。

牙洞主匆忙的爬出竹篱,飞奔去大旦家,还未到门口,她就觉得喉头间下阴道一齐发生剧痛。

她奔到门口,只叫出大旦一声,就倒了下去。

大旦听到声音,出门看见牙洞主,立刻把她抱入屋内,在她身上,还有两只金甲虫在爬动着。

她看见牙洞主的喉头渐渐缩小,一刹那间,缩到不过二寸圆径,牙洞主面色变为青蓝色,两眼瞪大,已经没有呼吸了。

这种用毒液培养出来的金甲虫,在喉管吸食的结果,使喉头很快便破烂了。

大旦的手发震,把牙洞主拖出门外,拖到一棵大树下,她不明白,何以金甲虫会在牙洞主身上出现?

她现在有些心惊了。

望宅婆是什么法术?金甲虫会倒流入牙洞主身上?

她凝神在想,怎样去对付这个八望山的人时,忽然觉得下阴里出现一些骚动。

呀。牙洞主身上还有两只金甲虫的。

她急忙把裤除开,连遮蔽的布都解除了,立刻看见一只金甲虫还在向她的****里爬入去。

大旦用手去捉,而****内顿时发生不可忍受的剧痛。

屋的一角发出冷笑声,这声音她曾听过的,是望宅婆的笑声:“大旦,太迟了,一只金甲虫入你里边就已经够你痛楚半死去了,哈哈,大旦,八望山是不杀人的。”

大旦痛苦地在地上挣扎,“救我。。。”

“是你自己的要物,八望山没有杀人,是你自杀,你杀死牙洞主,然后你自杀了,哈哈,八望山报了仇了,一个托体人,两个洞主,够了,已经抵偿三条冤死的人命了。

八望山的人,原始仍是使用将头的望宅婆,才生出八望山和中土的合法,望宅婆维持了八望山的血统。

十四洞更重新选托体人了。

望宅婆没有再进一步复仇,林阿廷和只念仍然活着。

其后,安南大法传入了迷罗,是八望山的大法,迷罗女子也流行使用降头术,但望宅婆的遁身与三禁之法,并未流传下来,因为这是望宅婆用来复仇的大法,但八望山已经复仇了,所以望宅婆不再传授了。

上一篇:12点的脚步声   下一篇:一个孕妇的报复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