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鬼怪故事>故事内容

降头女王

栏目:鬼怪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2-04-10 点击:
第二日,西麻婆婆召见大旦,在土屋内倾谈。

大旦首先敬过茶,行了同族的家礼。

“大姥,叫大旦开有什么吩咐。”

“大旦,”西麻婆婆说:“十四洞家规,是不可移易,但十四洞是有善恶之分的,大旦,你告诉我,你的女婿阿廷是不是一个坏人!”

大旦双手合十:“大姥,十四洞人执行大法时,是不分善恶的。”

西麻婆婆说:“在大法施行之前,先要分清是非,辨别罪恶,等到施大法之后,便不能分是非辩善恶了,只念嫁阿廷之时,是你考问过的。”

“但阿廷在十四洞祖宗前发过誓竟然违誓。”

“是不可逆抗之事,中途遇风雨,行程遇逆风,是人无法作主的。”

大旦说:“大姥,这件事可以饶恕,但他是八望山的人救他的,他并代八望山的望宅婆带口信来,乃是十四洞的敌人,非去除此人,十四洞必有大灾。”

西麻婆婆摇头:“八望山的人,败过给十四洞之后,已经不敢在安南立足了,现在,八望山的人,已经不敢回来安南,阿廷的说话,不过实说罢了,你不能以阿廷为敌的,他是个没有法术的人,你伤害他,即是伤害无辜,你不能令只念守寡的。”

大旦合十作礼:“大姥,请听大旦解说。”

西麻婆婆说:“你讲吧。”

大旦说:“大旦身为十四洞托体人,维护列祖列宗创出来的大业,是不能不大义灭亲的,大姥,林阿廷勾结八望山的人,八望山的望宅婆,为林阿廷施法回天,在广州得以不死。”

西麻婆婆说:“八望山的人,已经星散了,一个独头婆,不足为患的,阿廷已经对我说过,当时阿廷已经昏迷,便由他的朋友听一个生草药师的指点,去佛山请来救治他的,阿廷自己也不知道。”

“但林阿廷回来,为望宅婆传口信,望宅婆叫林阿廷返安南,知会十四洞的人不可作恶,否则八望山的人会来收拾十四洞的人。”

西麻婆婆说:“八望山的人太嚣张了,不过,林阿廷的传语,无非是听一句说一句,我听只念讲,你要阿廷跪在老祖宗面前讲真话,阿廷是不敢违背哪,如果阿廷是八望山的人,他又怎会说出来?”

大旦说:“大姥,你对林阿廷有偏袒了,不过,大旦有一些话要对大姥说,昨晚我对林阿廷施大法,但给破了法,我对林阿廷的惩罚,是十四洞的威信,谁破我的大法?是大姥吧。”

西麻婆婆承认:“是我保护林阿廷,如果不预先保护,是来不及了。”

大旦显得愤激:“大姥,今日十四洞的事,怕是大姥作主吧?”

“你是托体人,并非我作主。”

“由处理林阿廷这事来看,就是大姥作主的了、”

西麻婆婆也有些激动:“大旦,我请你来,显然不是我西麻作主了吧,如果是我作主,我也不必请你来!我不过是先保留一条生命,然后和你从长计议。”

大旦说:“大姥不可忘记十四洞的门规,托体人推定了,十四洞的事,别人是不能阻扰的,大姥在十四洞中,声望最高,但今日你这样做,声望受损了。”

西麻婆婆问:“大旦,你决定一意孤行。”

“林阿廷必死,他一定要死!”

“大旦,你几次三番都提门规,门规有列着,如果托体人行事,门人坚持异议,便须召开大会决定这件事情的,你去召开大会吧。我服从众人的意见。”

西麻婆婆也提出门规,门规是这样规定的,大旦也不得不同意,她说:“那么,召开大会吧,我发出召集令,但九省门人要赶到西贡,是要有些时间的,我决定三日之内召开,既然是召开门人大会了,大姥便该解开林阿廷的护法。”

西麻婆婆说:“这也可行,不过,你在门人大会开会之前,不能害林阿廷的。”

大旦说:“当然如此。”

按照十四洞门规,大凡传箔之人仍在,门人对她仍应尊重,但如不受尊重,传箔人可召开大会,由门人决定,门人的决定,就是决定,这决定,交给托箔人去执行。

西麻婆婆提出,大旦是不能不那样做的。

大旦便认真做这件事,为了召集九省十四洞代表议事,大旦分发五个人办通知,并且说出召开门人会的原因。

这件争执,究竟是西麻婆婆的意见对?还是大旦的意见对?

以执行门规而言,大旦要惩治林阿廷,是有她的根据的,大旦最主要,是认为林阿廷有合附门敌的行为,他曾经在老祖宗前起过誓,就要受家法的处置,大旦显然已吧林阿廷逾期不归来的事放开了。

西麻婆婆是有些感情用事的,她从小就很疼爱只念,只念诚恳求她,她屈从了,老人家总是有些固执的,既然屈从一件事,便固执到底,因为林阿廷是她丈夫的缘故。

大旦是托体人,她传达要开九洞集议,事情显然是很严重了,九洞的人接到通知后,也连夜集议对付这件事。

当时安南是分九省,每省都有一个窑洞之主,有的拥有很多门徒,最少的也有几十人。

这九洞是:牙、南、仠、级、遮、洛、文、狠、泽。

安南地区,古三国时,每一个地区,必有洞,统治该区的人民,相当于一县长权力。

其后历代形式变迁,番、旬都已经不存在,只有“洞”各自为政。

洞与洞之间融合成功,是不容易的,百麻拿吐以法力征服各洞,分理女洞主是为十四洞,百麻拿吐死了,被尊为十四洞祖宗,历经百年,因时势变化而起变化,安南统治者虽然更易,但各省之“洞”,仍然有民间之潜力。

安南九省,仍有九洞,已经是难能可贵!

大旦急召下九洞陆续在西贡齐集,西贡有一间破烂不修的灵蛇庙,是十四洞的人经常在这里聚集的地方。

这间庙,所以叫做灵蛇庙,确是庙基下有不少蛇洞,庙里安放的是一个女神,叫做灵蛇神,无论日夜,蛇君在神像前后左右缠绕,但不落地。

神像前有个大堂,可以坐的二三十人,但庙窗已经不全,庙瓦也有多处破落,因此人也少近。

十四洞开会之日,到有西麻大姥、大旦和九洞洞主。

先由大旦致辞,她先问九个洞主:“十四洞大法,以何为首?”

众人一齐说:“以笃信祖宗为主。”

大旦说:“如今有人犯了家法,此人乃是本家之婿,是否应施大法制裁?”

九洞一些人有些迟疑了,因为这个要惩治的人,是托体人的女婿。这时,级洞主双手合十:“如系违祖宗之教,触犯祖宗者,杀无赦,不因其为家人,大义灭亲。”

大旦说:“本人要大义灭亲,但西麻大姥不同意,主张要由各人裁决,现在请西麻大姥说理。”

西麻婆婆说:“大旦女婿林阿廷,系离妻一月不归。”

“但林阿廷是为做生意去广东中途遇风浪,拖延了五日行程,到广州已经耗了二十日,再去潮汕办货,又去了十日,在广州又要办货,所以超过了一个月期限,大旦因林阿廷逾期不归,已施大法,林阿廷不死,于是回归。”

在座洞主便问:“何以施用大法,仍可生还?”

大旦说:“系由八望山的人搭救了!”

这是立刻发出一阵啧声:“八望山的人搭救林阿廷?八望山的人还存在吗?”

“事实俱在,林阿廷生还了,并带回口信,叫十四洞的人,不能得意忘形,叫我们不能杀生,否则他会对付我们的。”

一阵啧声:“不得了呀!”

西麻婆婆这时说:“各位听着,林阿廷归来转述八望山人的话,是愚蠢无知,他是不懂事的人,也不知道八望山和十四洞的关系,俗语有说,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不能因此迁怒林阿廷,要把他消除的!”

大旦大声问各洞主:“在老祖宗像前发过誓,是否要履行?”

“当然!”几乎是齐声回答。

大旦说:“姑无论有何情理,家法必须执行。”

座中的狠洞主,忽然扬声说:“以杀人为证大法,是谓逆天行事!”

大旦看狠洞主一眼,但洞主个个都是黑布披面的,她认不出,但她的怒火立刻冲上来。

“狠洞主,你说的话太荒谬了,十四洞的大法要证,必须杀人,你身为一个洞主,你竟然有这说法."

狠洞主发出低沉声音:“这次乘各人聚集之便,便应该改大法,取消大法杀人,只可用大法惩戒人,须知人之成为人是不易的,不能以杀人为章法。”

大旦大声吆喝:“狠洞主,你这个人的说法,好似和八望山的人一样口气!”

“是公道的口气。”狠洞主说:“法术是为护身,并非为害人而学法术。降头法术,亦要分清黑白,如果黑白不分,乃是邪教而非正教!”

大旦怒不可遏,她大声说:“众人听着,狠洞竟然指十四洞乃是邪教!”

众人没有做声,因为林阿廷事件,是非曲直,还未分明。

狠洞主说:“西麻大姥,乃是十四洞之正宗,为要主持公道,才开这次大会。。。”

上一篇:12点的脚步声   下一篇:一个孕妇的报复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