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鬼怪故事>故事内容

降头女王

栏目:鬼怪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2-04-10 点击:
“我当然不懂了。”阿廷说。

“但大法施不成,是什么原因?”

阿廷说:“我什么都不知。”

只念说:“从今日起,任何的人送来的东西,你都不要触摸,根据十四洞门规,凡是禀过老祖宗的,必须依大法执行,阿母是托体人,你不死是不肯甘休的!”

阿廷问:“什么是托体人?”

“既是属代传下来的执法弟子,当洞众一致决意任为继承人之后,这个承继者便是托体人,十四洞历届相传下来一只金箔,里面放有十四枝蜡烛,由洞人分别燃点,交给继承者,继承者把箔体托起,在老祖宗神像面前,绕圈行十四遍,蜡烛一支不灭,便是合法继承人,为托体人,一次不成,试二次,以三次为限,阿母是试二次成为托人的。”

阿廷说:“托体人权利是很大了?”

“统领全安南十四洞人,施行大法。”

阿廷说:“大法没有更改的余地吗?”

“因为在老祖宗面前禀过了,也就是说,代表洞人做这件事,必须托体人完成所禀告的事。”

“但,只念,我是你的丈夫,阿母是你的母亲,大法也行使过了,我也解释了逾期不归的原因,我又没有变心,如果必定要害死我,等于是害死好人,这算是正派吗?”

“这是阿母恼羞成怒的结果,因为你说出了八望山的望宅婆,阿母更加要置你于死地。”

阿廷长叹一声:“我是来安南做生意的一个商人,娶妻是一心一意的,我问心无愧,怎会想到今日在西贡等死?”

只念紧紧执者他的手:“阿廷,是我害了你,但,我是爱你的。”

“我爱你,等于爱我的生命,我必不会令你无辜死亡的,我知道十四洞的事,打我只能够叫你趋吉避凶。”

阿廷发愁的问:“阿母一法不行,会第二法,第二法不行,会第三,金佛寺前,我避过了,但今后怎样避?只念,你叫我不接触人家送给我的东西,是很难办的到的,我是做生意的,大凡交易,都要用手的,怎可以不接触呢?”

只念说:“这确实为难的,不过阿母必是这一套,如果不同人接触,就只好暂时不开分店了,你躲避十日,十日过了,大母的施法期也到了,那时再打算吧!”

阿廷问:“我避在哪里?”

“就在房间里躲避好了,你只要不见人,不触摸任何外间来的东西,你就算是避过了。”

阿廷说:“好吧,分店暂时不开张吧!”

阿廷就在铺后的小屋住着,只念替他关好房门。

第一日,平安无事。

阿廷计算已是第三日了,他无聊地在看从广州带来的说部,中午弄好饭之后,和只念吃了,阿廷睡午觉。

午后,只念正在铺面坐着,突然听见里面有阿廷的叫声,只念急忙赶入去看。

阿廷高高的站在床上,惊慌的指着床边。

一条眼镜蛇正沿着床边,朝着阿廷那边蜿蜒过去。

只念立刻回身外出。

眼镜蛇已经爬近阿廷脚跟了。

只念再出现时,向着眼镜蛇撒了一下手,眼镜蛇头立刻掉向后方,但狂典狂扎了一回,在床上不能动弹了。

只念拿了两根柴来,把蛇夹起,蛇身满是针。

“不要紧,阿廷,阿母这一法又破了。”

“你刚才撒手,蛇就倒下。”

“是我撒过去的绣花针,这是阿母支遣来的蛇。”

“是毒蛇,是阿母施法驱遣而来的,因为受法术所支遣,行动比较慢,我能及时救你,不过不要紧了,你洗净床枕吧。”

只念再出铺面,有一个人站在门口。

只念失声叫:“阿母!”

“你太忤逆了,只念,你敢抗衡阿母?”

只念说:“为了保护丈夫的生命,不得不这样做。”

“可恶,你太可恶了,你虽然未入十四洞,但你是十四洞托体人的女,你一半血统已是十四洞的。”

只念跪下来,“阿母,请为一个毫无法力的无辜的人下一点善意吧!阿廷是无辜的,他也对阿母说过实情,你是十四洞大法师,何必费尽心机对付一个毫无法力的人。”

大旦怒声说:“你说阿廷毫无法力吗?你说,他为何会从广州安然归来?"

"是别人救了他,他自己也不知的。”

“哼,十四洞和八望山是誓不两立的,八望山要救的人,我偏要处死他。”

“阿母,”只念扯住她的裤脚,大旦把她踢开:“你自己想清楚吧,你要阿母还是要阿廷。”

只念说:“我要阿廷。”

大旦睁大双眼:“只念,我要绝你。”

“我是认公道取舍的,阿廷如果犯了过错,他应死在阿母手下,阿廷没有犯错,我不能让他死!’

大旦定眼看了只念一回,忽然一阵狡笑。

“哈哈。。。哈。。。”

大旦于是转身走去。

只念叹一口气,她把商店门关起来,回到房间,惨淡的说:“阿廷,我和阿母闹翻了,我们决绝了,今后,只有我和你相依为命了。”

阿廷带些惶念:“你也可能会遇害的。”

只念淡然说:“嫁得一个一心一意爱己的丈夫,生则同生,死则同死,我无怨言。”

“只念,我们逃走吧。”

“我逃不了,我会死在海中的,这样吧,我和你去求一个人,她是十四洞的前辈,也是传箔体给我阿母的人,传箔之年,已经八十了,现在,她还健在,她叫做西麻婆婆,很疼爱我的,我们现在就去求她主持公道吧。”

西麻婆婆,住在山中,住的是一间土屋,只念说:“到了,西麻婆婆门口很静,没有人客。”

只念和阿廷入屋,便见一个盘坐着的老婆婆,头发都白了。

只念和阿廷一齐跪下:“西麻婆婆,只念来见你老人家呀,你疼爱的只念呀!”

西麻婆婆说:“我认得你声音了,近些,只念。”

只念跪上前些,西麻婆婆抚她的头:“同来的是你丈夫吧,我也去饮过你们的喜酒呀。”

“西麻婆婆,林阿廷跪着。”阿廷毕恭毕敬的。

“你们不要跪下来了,搬两只木箱,坐在我对面。”

两个人坐下,西麻婆婆说:“你们真好,还顾念我这个老太婆。”

只念说:“是来问候你,但,我也是有事来见你的,如果不是紧事,也不会和阿廷来的。"

“你们才新婚,有什么事要告知老太婆的。”

“我丈夫怕不久人世了,所以来向西麻婆婆告别。”

西麻婆婆的身体有些摆动,显然她听了表示惊奇:“你说什么?只念,为什么阿廷会死的呀。"

“这是要对西麻婆婆详禀的。”

只念把事情经过,有条有理的说一遍。

“西麻婆婆,阿母的意志是坚决的,我很爱阿廷,我对阿母声言,我是爱阿廷的。”

“阿母便坚决要弄死阿廷,阿廷毫无法术,迟早必死在阿母大法之下。”

西麻婆婆说:“如今,大旦是托体人了,她有权利去做她要做的事,我也不能阻挡的,不过,法外亦有人情,我和大旦讲一讲,不过,我行动很不便,我要叫人请她来,你叫大旦是不肯来的,唉,十四洞大法,是一时三刻都有变化的,怕请大旦来也迟了。”

只念着急:“那么,阿廷死定了。”

西麻婆婆说:“我会劝她,不过,时机定很紧迫的了,只念,你去盛一碗水来。”

只念连忙去盛一碗清水。

西麻婆婆伸手在枕底下取出一张红纸来,浸在水里,那碗水变了红色,西麻婆婆从头上取下她的银簪,拨动那碗水,好似在红水里写了几个字。

“阿廷,你过来。”

阿廷走近西麻婆婆,西麻婆婆用银簪在阿廷额正中打了一个交加。

“赤脚竖起来。”西麻婆婆命令着。

阿廷脱去套鞋,先竖高左脚,西麻婆婆在足心又打一个交加,右脚也一样在足心打一个交加。

“解去裤子。”西麻婆婆出乎意外的命令阿廷。

阿廷如命,西麻婆婆又蘸了红水,在阿廷的腹部,划了一个大圈,便由腹部过两边大腿划过去的。

然后西麻婆婆说:“现在可以了,我想七日可以见到大旦了吧。”

只念问:“西麻婆婆,阿廷可以得救了。”

“只限七日,由今日起,阿廷任何大法难侵,我所以要保护阿廷,我知道他可能在这几日之内,难以抵抗大法的进攻,果然有生命危险,我给阿廷时间,是想大旦改变主意。”

只念和阿廷双双跪下:“多谢西麻婆婆救命之恩。”

“起来,起来吧,十四洞人,不是不讲道理的。”

只念和阿廷坐了一会,便告辞了。

下山之时,只念化悲为喜:“阿廷,你得救了。”

“西麻老婆婆,真是很慈祥的。”

“做了三十年托体人了,是安南十四洞的第一人,她不过因年老,才召集大会推举新托体人的,西麻婆婆虽然不当家了,不过,她的声望仍在,而且是个很讲信用的人,她的大法,比阿母是高得多了,西麻婆婆曾因法国鬼子兵,乘酒醉奸污了八个安南女人,西麻婆婆施大法,使鬼子兵全营呕吐,无法医治,后来有人告诉鬼子兵头说,这是安南人对作恶者的惩罚,结果,兵头和族长谈判,族长提出三个条件,兵头都答应了,西麻婆婆才释法,所以,西麻婆婆不仅是十四洞之主,亦是四方尊敬的人,她肯出面,你一定可以得救的。”

上一篇:12点的脚步声   下一篇:一个孕妇的报复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