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鬼怪故事>故事内容

降头女王

栏目:鬼怪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2-04-10 点击:
阿廷问:“师婆亦是安南人?”

“安南八望山。又可犹人言,八望山亦是降头术,八望山的大法,是正道的。”

“你对她们说,望宅师现在广东佛山行医济世,随时接受她们挑战,现在我走了,一百元也收了。”

阿廷拿出银纸要多给,望宅婆作手势阻挡:“八望山的人,是叫初念为念。”

望宅婆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自行离开了。

但,她离开后不久,又转身回来,从头上扯下两条半斑白的头发,放落另一只杯中,焚烧一张小纸,放入杯中,杯中发出一阵光之后,熄灭了。

望宅婆说:“你要保护你自己,混水吃了吧。”

望宅婆看到他吃完才离去。

林阿廷多谢他两位朋友:“多谢你们两位搭救,我真是一生难忘,我要带货回去了。”

十五日后,林阿廷押运了一批货,坐货船返回安南。

当他在西贡堤岸的阿廷商店出现时,只念见他突然出现,呆了一回之后,上前抱着她恸哭,“阿廷,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我没有死,但我误期太久了。”

“但,母亲已经施法了,我跪下来求过她三次,她只宽限你七日,她不肯再宽限了,你不知道,十四洞施法,没有一个人不破腹而死的。”

“但,我就没有破腹,也没有死,只念,我感谢你大恩大德,但,你母亲太不谅人了,施大法,等于是对一个人下了死刑,但,她不会动怒,我死了,你也失去丈夫了。”

只念说:“十四洞法,就是这样残酷的,在十四洞窑主起过誓的人,骨肉之情也不顾的,你能够安然归来,我太意外了,你中途没有变故吗?”

“有,有大变故。”

林阿廷把到广州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只念听他说完之后,面变了色,“阿廷,是八望山的人吗?”

“是的,望宅婆还叫我说出实情,并且说,叫十四洞的人,以苍生为念,不可轻于杀人!”

只念低声说:“太遭了,十四洞的人和八望山的人是势不两立的,阿廷,这件事你不能对我母亲说,否则,你会有杀身之祸呀!”

阿廷说:“我生还回来,也随时都有杀生之祸了,我怎可以生还,你母亲一定追问的。”

只念说:“这也是你的遭遇,我说出来也就算了,阿廷,现在我才知道十四洞的门人,是连骨肉之情也没有的,我很讨厌邪术,我愿母亲也不要做十四洞的门人,我们开新店去吧。”

但是,林阿廷平安回来,只念的母亲大旦已经知道了,差道人把只念和阿廷召去。

大旦家中,灯烛高悬,大旦端坐在正神之下,口里喃喃念着一些言词。

他们进入之后,大旦停止诵念:“阿廷,你跪在我的面前,也即是跪在十四洞祖的前面,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不得有虚言。”

阿廷说:“不敢,请问吧。”

大旦问:“你此次出门,何以逾期不返?”

阿廷说:“外母娘,船行一半路,遇风,避风雷州半岛三日,此后开船,逆风,到广州已去了十八日,因要办潮州货,又坐船到汕头,行程去了八日,办货又去了两日,回到广州,又办广州货物,一个月时间是不够的,但为了生意,不能不完成任务的。”

大旦问:“你在中途发生什么事?”

“回到广州时,腹痛难忍,几次昏迷了,后来我的朋友带我去一个医生处看,医生指点我说,我是中了降头,非佛山的望宅婆不能解。”

大旦一听,面变了色,问:“阿廷,这个人是怎么样的?”

“是个老婆娘,头发有些斑白,做望宅婆。”

“望宅婆?哼,她怎么做?”

“她救了我。”

大旦问:“怎样救你?”

“我已昏迷了,我不知道,醒来时,我呕吐,好痛苦,但却是一条条蛇呕出来的,后来我看到,条条蛇都好似昏迷了的。”

大旦似乎紧张了,“你说是从口里吐出蛇?"

"是。我呕时不知,喉咙觉得痛苦,后来才知呕出来的是蛇。”

大旦的嗓子提高了:“那个望宅婆还说些什么?”

阿廷故意作发愁状:“我不敢说。”

“是我叫你说的,阿廷。”

“望宅婆说,她是从安南来的,她说施法的十四洞人,是害人的雕虫小技,她说叫我回安南对施法的人说,八望山是不容许十四洞妖法害人的,如果不及时收手,八望山必然不会不过问的。”

大旦虽然仍然端坐,但怒容绝不稍欠,她大声说:“阿廷,你曾在十四洞列祖列宗之前,起过誓。”

“但,阿廷实在不明白要起誓。”

大旦更大声:“阿廷,你因为要娶我女儿,我才要你起誓,你愿遵守我给你的约法三章,我才把女儿嫁给你的,但你存心抛弃我的女儿。”

阿廷说:“阿妈的说话太过分了,如果我想抛弃只念,我又怎会再回来。”

只念在一边发出声音:“阿母,我已经把实相说出,并且求过你宽限了,我以为阿廷一定死在阿母的大法下了。”

阿廷说:“阿妈,原来你就是施大法的人!”

“是我施大法,”大旦说:“在十四洞大法之下,是不分任何人,犯了法规,一定要处死的!”

“令女儿守寡罢了。”

大旦说:“只念是不会守寡的。”

只念大声说:“我爱阿廷,他死了我也不会再嫁人的。”

“胡说,只念,你是我的女儿,你要听阿母的话。”

“但在你的大法之下,阿母不当只念是你女儿。”

大旦站起身来,“你们走,你做一世寡妇吧,阿廷十日之内,必会应誓的!”

“只念,我们走吧。”

只念不肯走,跪在大旦面前,“阿母,放过阿廷吧,我们日子过得很好,求阿母放过他。”

大旦怒气更大了:“你是十四洞的人,你要遵守家法。”

只念离开时,频频拭泪。

回家之后,阿廷说:“只念,我们离开安南吧,我和你返广州,过幸福的日子。"

只念哭着说:“阿廷,我是十四洞的人,我不能离开安南的,这样吧,阿廷,你逃命去吧!”

“我不逃,只念,生大家一齐生,死就大家一齐死。”

只念带着晶莹的泪珠:“阿廷,我不会死的,但,十日之内,你有生命危险了。”

阿廷心里想起,望宅婆曾给他吃了护身符,但他不能说给只念知道。

阿廷冲口而出:“我不会死的。”

“你,阿廷,你为什么有这种信心?”

“是因为你,有你,我有信心了!”

在这种情况下,只念也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了。

阿廷第二日,开始布置新店,货色齐备,两日后就要开张了。

安南由一个习俗,凡是新开店的人,在要挂上招牌之前,要将招牌用红绢包住,上神庙求保佑的。

这是习俗,又是求神庇佑。

阿廷在开店前一日,旧店暂时休息,一早便由只念抱着红布包好的招牌,上去大佛寺祷告。

大佛寺,离开堤岸有两里路,因此,他们要早出。

大佛寺四周都是参天的树木,佛寺庄严,但如非节日,是想当冷落的。

他们终于完成了求吉愿的旅程,歇息一会,就回程了。

大佛寺门外,有许多卖佛像灵符的人。

其中有个白发婆婆,走近他们身边:“要一块灵符吧,挂在颈上,百事吉祥的,是西方大佛的灵符。”

只念拖着阿廷向前走:“不要买这些东西。”

但白发女人却紧紧跟着:“和老人买灵符,多福多寿。”

老太婆转身在前面,不由分说,将挂着灵符的红绫带,准备挂在阿廷的颈上。

只念突然扑上前,举手打在老太婆手上,老太婆的手,立刻缩开了:“阿姑,你不能这样对待老人的!”

“告诉你,你少弄玄虚,我也是十四洞的人。”

“那么,十四洞的人,你忤逆了。”

老太婆流动着一双怪眼球,带些愤怒离开。

走了一程,阿廷问:“你为什么这样对待那位老人家?”

只念说:“你知不知,这个十四洞的女人,要在你身上施法呀,这是阿母授命的,红绫带挂着的,不是灵符,是张法印纸,贴在你身上,十四洞的大法就可以透过这张法纸,传入你的神经五脏,只要过一夜,你就逃不出大法控制了。”

阿廷问:“后果会怎样?”

“看见野兽,你会当是人,看见大河,你会当为平地,从高处下望,好像咫尺,见到利器,你当作毛巾。。。。。。你会自刎其身而死的!”

阿廷大为恐惧:“是阿妈想谋死我吧。’

“阿母已经对你说过了,你知不知,阿母是坐十四洞第二位的,十四洞大老已经老了,不问事了!阿母是一个发号施令的人了,十四洞大法,要一个人死,是不可能生存的,刚才的那一套大法,叫做大法接种。”

“大法接种?”

“是的,以阿母的大法,是无从接种的。”

阿廷问:“接种是什么意思?”

“通常施大法,就会令对方一日一日昏迷,终至于自寻死路的,如果大法施不成,才会用到大法接种的,这一点,我就不很明白,阿廷,你是一个不懂法术的人。”

上一篇:12点的脚步声   下一篇:一个孕妇的报复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