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鬼怪故事>故事内容

别碰我的手

栏目:鬼怪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2-04-09 点击:
第七章  节外生枝

回到宾馆后。我和杨研一个房间,两张床。我躺在床上。
杨研说“你休息吧,天也亮了。我去把镜子拿回来”。
我说“不要去。我回来的目的是在等”
杨研迷糊了“等什么啊”?
我说“我等你父亲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我”
“你的意思是我爸还隐藏什么没有说吗”?
“我是这么认为的。等一天吧”
杨研点点头,也躺下了。
我睡了大约5个小时左右的时候。孙鹏打来电话。
我接起电话说“干嘛啊混蛋,我睡觉呢”?
“你先别骂,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太奇怪了”
“什么事情”?
“今天居然没有死人,你说奇怪不奇怪”。
“那有什么奇怪的”
“你想啊,两个多月了,天天死人。就是今天没有死人。难道不奇怪吗”?
“是不是不死人你难受啊”
“算了,和你说白说”
“也许是死人了。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你们这些笨蛋警察没有发现”
“这个绝对不会的。因为死的人从来都是在繁华的地方”
我听到这突然坐起身。
“晚点给你电话”
我想起了什么?死人,繁华的地方,夜店,青楼,妓院。
我起身又来到了老宅。把昨晚我开灯的房间的灯全部关掉。
 我想着,会不会是孙鹏的案子和发生在杨宅的这两件事有联系呢?会有什么联系呢?
 我来到了杨研的房间,看到了我拆开的镜子。我拆开的时候,镜面还是好好的,没有破损的。可是现在镜面居然裂开了。但是还是非常完整的镜面的形状。我照了一下。破碎的镜面上出现了好多的我。我想把这些破碎的镜面玻璃收拾了,当我拿起最大的一块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想看看背面。当我把这块镜面反过来的时候。背面的“风”字没有了。就算镜子破损了字应该还有的啊。我又翻开了很多破碎的镜面。还是没有字。真是奇怪了。我又来到了书房。没有什么变化。我突然想到盒子、手。杨父说要烧掉的,现在盒子和手都在宾馆呢。对。我要赶紧烧掉才是。想着我就准备出书房往宾馆走。
 “你就那么爱管闲事吗”?
 我回过头。看见在书房的写字台后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背对着我。
 “你哪位”?
 “哈哈……凡事管闲事的人都要死”
 我笑笑说“哎哟,真对不起。我从娘胎里出来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死这个字”
 既然对方说话这么大的口气。我也不用客气了。看他的体型和身段。打起来他也占不了便宜。除非,他不是人。但是这大白天的不是人是什么。
 对方说话了“哈哈……你真幽默。那么我告诉你死字怎么写”。
 说着迅速的转过来。我惊呆了。他的身段和体型和我打起来是占不了便宜的。但是他手上的来福五连发散弹枪可是占了大便宜了。我只要一动。他扣动扳机。就会有千百颗小钢珠打出来。那么我瞬间就成了筛子了。
 我还在故装镇静“嘿……你手里拿着枪,看来这次我是真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你倒是识时务啊”
 “那你也要我死的明白啊,你为什么杀我?你是什么人?我怎么得罪你了?最主要的是你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我来一一告诉你。我杀你是因为你耽误了我的好事。我是中国人。你没有得罪我。我和你说的事没有一点关系”。
 “请问我耽误你什么好事了,你来例假了。我耽误了你”?
 我说这句话不是没有用意的,因为很多女人来例假都说来“好事”了。
 “你真他妈的贫啊”
 “总要有个原因吧!我要是死了。还是冤死的。你想我会放过你吗”?
 “前天晚上有人来偷东西,是你抓住的吧”?
 “是”
 “那就对了,这样你就死的不冤枉了”
 “什么就对了?你就是那个贼”?
 对方点点头。
 我先镇静了一下。然后说“我可以抽根烟吗”?
 他说“可以”
 这个人毕竟和我不熟悉,这我就好下手了。只要我抽烟他就占不了便宜了。我就有活的希望。
 我从兜里掏烟的时候看了一下我和他之间的距离。大约在5米左右上。我的左边1米左右,是我挪开的那个假山。我要是瞬间躲到假山后面,倒是能挡住我。但是假山太假了。那么轻。我不知道能不能挡住他发射的子弹。我的右边是一个花瓶。倒是不小。但是绝对挡不住我。更不要说替我挡子弹了。那么这个假山只能是我唯一的隐蔽点了。我又看了一下那人附近有没有可利用的东西,在写字台上放着一个笔筒。我决定赌一把。我掏出烟。先放到我的嘴里叼上一只。然后看了那人一眼。
 我说“你也来一只”?
 我给他递烟的时候已经向前走了一大步。也许对方不怎么在意。我可是很在意这一步的。因为这对我有很大的逃生的可能性。人的一步大约是75厘米。我往前走的这一步差不多一米。也就是说。我和他的距离现在应该是4米左右。
 他说“不用了谢谢”。
 我点着烟。把手放到裤兜里就没有拿出来。我在做小动作。就是把打火机上边的铁护网拿掉。然后拆下电子。现在我的手只要稍微的一动出火口。打火机就会冒出可燃的气体。
 我问“你到底是偷什么东西啊?还这么执着。你现在可以偷去。我绝对不反对。因为这也不是我家”。
 “我偷的东西现在不在了”
 “什么东西啊。我也没有拿啊”?
 “和一个将要死的人说也没有什么关系的。是一个盒子。一个装满金条的盒子”?
 难道杨府还有一个装满金条的盒子吗?我怎么不知道呢?再说了。我不知道也正常。毕竟是人家的家啊。
 我问“那你可以找找看啊。没找你怎么知道不在了呢”?
 “那晚来了我们两个人。我被你抓后我伙伴一直盯着。那个盒子被你和那位小姐拿走了”
 我心想,难道是放着手的盒子?
 我说“你确定是那个盒子吗”?
 “当然确定”
 那个盒子我是看过的,哪有什么金条啊?那个盒子还是我亲手打开的。我搬动那个盒子的时候也没有里面放金条的重量啊。
 “我和你说实话,但是你不一定信。那个盒子里面没有你所说的金条”
 “难道是骨灰吗?想用这招骗我”?
 我心想,既然他不信我就只有拼一下了,我要逃生啊。我使劲的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吐出。那么在我的面前就全是烟了。先转移他的注意力。我弹了一下烟灰。拿出打火机,松开出火口向那人扔过去。等打火机到了那人面前大约一米的时候。我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弹出烟头。烟头和打火机气体瞬间点燃,在那人的面前形成了一个火球。我马上躲到了假山的后面。这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等我躲到了假山的后面,才听到了枪响。老天有眼。这个假山真结实。完全为我挡住了子弹。
 “混蛋。我的头发。眉毛呢”?
 我暗笑。顺手抄起一个小的茶壶。也不管值钱不值钱,先保住命。我拿下茶壶的盖,向写字台的位置抛过去。
 那人稍微移动了一下说“滚出来”
 从他动的时候,鞋子发出的声音。我便知道他还在写字台那。我用最快的速度跳出假山,把茶壶向那人的脑袋砸去。
 “哎呀……”一声惨叫。
 我继续向前一大步。跳上写字台顺手拿起陶瓷的笔筒,再一次打向他的脑袋。右手扣住他左手手腕脉门,往外翻。我顺势躺在桌子上右腿踢向他右臂肘部,因为那里有一块麻骨。能使他手臂麻一会儿。我有机会抢枪。等到他的枪到了我手上的时候。这家伙呆住了。
 “老天,你是不是人”
 我装作鬼的声音说“被你猜到了。我不是人。我是鬼。我要你的心……”
 那人马上求饶“鬼大哥饶命啊。我知道错了”
 我笑笑。“我要是鬼你就活不到现在了”。
 那人倒也机灵,眼珠一转“大哥,饶了我吧。大哥……”
 我大喊“别吵……”
 然后给马振打了电话。
 一会时间马振就到了。
 “嘿,又是这家伙。那天看他态度很好把他放了,结果现在还敢回来闹事”
 我说“还拿着枪呢”
 “枪。好。这下你惨喽”指着那人说“持枪罪、偷盗、擅闯民宅、谋杀。这次你能在监狱过你80岁生日了”。
 “大哥,饶命啊……大哥……”
 马振对手下说“带走吧!!”
 我说“枪给你”然后把枪交给了马振手下的一个警员。
 马振又自己留下“他有枪你是怎么制服他的”?
 我简单的说了一下经过。
 马振伸出拇指“太厉害了,有时间教我几招吧”?
 “行”
 “你那件事怎么样了”?
 “我这不是想回来看看还有什么没有发现的,就碰到这家伙了”
 “哈哈……他碰上你算是倒霉了。你忙着。持枪是一件大事。我要回去处理上报”
 “你忙吧”!
 马振走了。经过刚才的大战。我也放松一下。伸了一个懒腰。我突然想到了杨父。我决定主动的去问一下杨父,是不是还有什么事隐瞒着。比如镜子的事情。

上一篇:11楼的女孩   下一篇:被诅咒的龙脉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