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鬼怪故事>故事内容

别碰我的手

栏目:鬼怪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2-04-09 点击:
第六章  真相大白

 刚刚看到了什么啊?是一个房间的灯打开了。要是房间等灭了我也没有这么紧张的。没准线路老化什么的。但是房间灯打开了。那就证明有人了。
 马振抢先一步闯进房间。结果在房间里站着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杨研的父亲。
 马振说“你是什么人”
 我说“房子的主人”
 “啊……哈哈……误会,误会……”
 我说“老爷子,您这么晚来这里干嘛”
 杨父说“我给你那个盒子啊”
 我一惊“您知道盒子在哪里”?
 杨父说“我知道。但是钥匙在这个房间。”
 我拿出钥匙“是不是这个”
 杨父“是,就是它,走吧!我带你去拿盒子”
 我们往外走着,马振懵了,什么钥匙什么盒子。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没有插话,只是跟着我们。
 我说“您怎么没有早说您知道盒子在哪里啊”?
 杨父“刚刚在宾馆。研研和我说你的一些事情,你经历过的事情多,全是古怪的事情。所以我才愿意交给你盒子。何况现在我儿子已经死了。我不想再有人死”
 我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跟着杨父来到了他的书房。
 杨父说“盒子就在这个假山的下面”
 杨父所说的假山就是那个写着“天地山泽”的假山。
 我说“这么重怎么拿开啊”
 杨父说“很轻的。你试试”
 我半信半疑的走上前去,两个手使劲的把假山抱起。结果我高估了它了,轻的我都想象不到。以至于我用力太大差点仰过去。假山是空心的。我挪开假山,看到了我当初放进去的玉坠。
 杨父看到玉坠,说“你已经找到了”?
 我说“找到这个地方了。但是不知道假山可以拿开的。要是让我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我也未必会想到把假山拿开”
 杨父笑笑。他打开假山下面的底托的暗门。我看到了这个盒子。是一个非常精致的盒子。
 杨父对我说“钥匙”。
 我把钥匙交到了杨父的手上。杨父刚要打开盒子。说“你来吧!我不想看到这个东西”。
 我点点头,又接过钥匙。小心的走到盒子旁边。深吸了一口气。把钥匙放进了锁孔。锁打开了。我准备打开盒子的时候。
 杨父说“看到那东西,连同里边的符一起烧掉。”
 其实我已经知道了。但是……杨父怎么知道的?他既然知道这么多事情为什么不自己早烧掉?要是他早烧掉没准他儿子就不会死了。
 我放弃了打开盒子。走到了杨父的身边说“您早就知道要烧掉这只手。您为什么不烧掉呢”?
 杨父说“是的。我要是早烧掉我儿子就不会死”
 我看了一眼马振。他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更乱。我拍拍马振的肩膀。意思是让他不要着急。我会告诉他的。
 我对杨父说“那为什么不烧掉呢”?
 杨父说“我的名字是杨金水。只有我才能保护我们这一家人。所以我不能死。我的命和这只手是有关系的。是我的祖先杀了这个人留下了这只手”。
 我明白了。我和杨研看到的面目狰狞的那人,就是杨父的祖先。
 我问“请说清楚一点”
 我们坐下来,听杨父说起:
 “我们家族都有一个故事一直流传着。只有我们做父亲的知道这个故事。但是我们都不敢冒险。当时我的祖先的外号叫杨一刀。不管是杀人或者是杀一切活物,只要一刀就要命了。但是有一次一个青楼的老鸨让他去杀一个人。其实他就是多管闲事。为了一锭金子去杀人。杀那人之前。被杀的那人说“杨一刀,你要是杀了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让你一家子祖祖辈辈不得好死”,有那一锭金子的诱惑。我祖先没有放弃,就了结那人的性命。那人有一个弟弟。准备进京考取功名的。拦着我的祖先,结果也成了我祖先的刀下鬼。我祖先得到了一锭金子后找了一个妓女快活。突然兽性大发。把那个女的弄死了。”
 这些事情我是知道的。因为我和杨研回到过那个场景,这不是故事,是真实的事情。后面的我就不知道了。杨父继续说着。
 “等那个妓女死了以后。我祖先知道杀的那人的诅咒灵验了,他就把那个妓女的尸体留在了妓院,去找画盒子里的符的那个大师。
 等到了大师那里。我祖先便问大师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化解了吗?为什么这么快灵验了。哪位大师说:以后给后代孩子取名。除了姓氏之外。一定要带五行中的两个字。这个人会保护他的家族所有人。还有就是,盒子里的手不能烧掉。要是烧掉。有五行的名字的人就会死。我和你说过。让你12个时辰之内你不要近女色,你会害了那个女人的,结果你不听,现在那女的死了。你先照顾你自己吧!
 我祖先想到的是找老鸨要回那个盒子,然后烧掉那只手。不希望后代有牵扯,他要用自己的命去偿还。结果我祖先找到那个老鸨的时候。老鸨死了,盒子也不知下落。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那个盒子。我祖先也想要后代的。所以又回到了那个死去的妓女的房间。幸好这个死去的妓女还没有被人发现。我祖先就又找了一个妓女。给她一锭金子。让那个妓女给他生孩子。并且养大。那个妓女倒是也遵守诺言。所以才有了后来的我们家族。
 我祖先只想看着孩子出生。就把盒子、盒子的钥匙还有那些玉坠什么的分开放在祖宅里。只有他自己能够找到。等孩子一出生。他就准备烧了那只手。自己也就死了。所以我们家族都是世代找妓女来生孩子。
 可我的祖先还没有看到孩子出世的时候。下肢已经开始腐烂。他便留下那个妓女在现在的老宅。自己去了那个死去的妓女风儿的房间。因为自从老鸨死后那个青楼就没有再开张,几乎成了废墟。
 过了几天。我祖先的脚、腿、已经烂的看到白骨了。他便在风儿的房间的镜子里面的纸上画下了祖宅构造和放那些东西的地方,希望能有一个后代愿意用死来拯救家族。他画完后抱着镜子回祖宅方向爬。等到了门口的时候。替他生孩子的妓女出来看到他手里抱的镜子。祖先让那个妓女无论如何也要让这个镜子保留下来。自己就死在了老宅的门口”。
 我说“那杨研和杨顺也是您和妓女生的吗”?
 杨父笑笑“我现在的老伴就是妓女。比我小20多岁”
 我大吃一惊,说“可是看起来她……”
 杨父说“是的,好像跟我的年纪一般大。老的太快了,天意啊”!
 我说“这么说只要我烧了那只手您就会死是吗“?
 杨父说“是的
 我说“杨研知道吗”?
 “她不知道,你也不要告诉他。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了。我不想再失去这个女儿”
 我说“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杨父说“没有,你赶紧去烧掉吧”!
 我这时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要是烧了那只干枯的手,就等于是我亲手把杨研的父亲杀了啊。
 杨父说“别想了。这位警官在这里。让这位警官做个证明。叶先生可不是凶手啊”
 杨父为什么知道马振是警官啊?因为他穿着警服呢。
 马振说“你们说什么呢?我都晕了”。
 杨父勉强的笑了一下。
 我说“您回宾馆吧。我会烧掉的,我烧掉之前我也要让这位警官知道是怎么回事”。
 杨父站起身“好吧!我先回去”。
杨父走出大宅。回到了宾馆。我就和马振详细的说了一下整件事情的经过缘由。马振听的非常的仔细。我说完后。
马振非常惊讶的说“这么离奇?"
我说“是不是难以置信啊?"
“要不是你说我还真的不信“”
我笑了一下。说“你觉得我应该烧掉那只手吗”?
“我个人认为,你应该烧掉。毕竟是一个家族的事情。考虑的长远点就应该烧掉的”
我说“你没有感觉到要是我烧掉那只手,就等于我亲手杀了杨老爷子吗”?
“凡事都有个例外的。放心。我不会抓你的。我还在现场,要是我抓你我也成了帮凶了。哈哈哈……”
我走到了盒子旁边。打开盒子。
我大叫“手呢”
盒子居然是空的。
“手在我这里”
声音是从书房的写字台下面传出来的。我和马振一起向写字台看去。杨研从写字台下面出来了。
“我不想我父亲死”
我说“你不是回宾馆了吗?怎么在这里”?
杨研说“我是回宾馆了。我发现爸爸出门回家的时候我就偷偷的跟着回来了”。
马振说“你是怎么钻到桌子底下的”?
“你们在和父亲聊天的时候。我在门后听着。你们送父亲走的时候。我就拿了这只手。钻到了桌子下面”
杨研向我们扬了一下他手中拿的干枯的手。
我说“好。很好,既然你知道了,你有什么主意”?
杨研说“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明白。我认为不只是手的问题”。
杨研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镜子。按说和那只干枯的手没有关系啊。我又陷入到迷局里面。
  亲爱的读者,你看到这里的时候是不是也是非常的迷糊啊?一个好的写手。结局总是你预料不到的。要是都让你预料到了。我们的故事你就没有必要去看了。言归正传吧!
  我在镜子前面发生的事情是杨研和马振都不知道的。我准备和他们说这件事。
我便把我在镜子前面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马振一直嘟囔着说“太乱了,太乱了。我是一个不想动脑子的人,我不想了,太复杂”。
 为了不再让他们想镜子的事情。我看看表,已经是凌晨5点多了。我说“我需要休息一会。我已经超负荷了”。
杨研说“拿上盒子。我们去宾馆休息”
说着杨研把手放到了盒子里。抱起了盒子。
马振这小子“你们?你们去宾馆休息?哦……明白了。我回警局休息”。
我说“什么啊?别瞎想。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知道我想的什么样啊”?
杨研笑笑。“好了,走吧……”
“我也走了”。马振回警局。
我便和杨研往宾馆走去。

上一篇:11楼的女孩   下一篇:被诅咒的龙脉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