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鬼怪故事>故事内容

别碰我的手

栏目:鬼怪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2-04-09 点击:
第五章  稍有眉目

 杨研点点头。我们来到了书房,进门我一看。什么书房啊,倒不如叫古玩房比较合适。全是一些古玩。杨研走到了一个大大的摆件面前。
 “就是它”
 我看了一下,是一尊很大的假山。山顶有一个小凉亭。在假山的其中一块石头上写着“天地山泽”。我在盯着这个物件看的时候,突然发现凉亭下面粘合的有点松。像是故意放上去的,有一条缝隙。我拿起凉亭。
 杨研说“怎么?坏了吗”?
 我做了一个示意他不要出声的手势。果然,拿起凉亭后下面是一个深洞。圆形的,因为是白天。我清楚的看到上下一样大,在最底下还有一个槽。我想到了。玉坠。我拿出玉坠。解开了玉坠上边的穗。把玉坠小心的放下去。当听到玉坠坠落到底的时候。整个房间发生了变化。出现了好多人。是以前的妓院。是清代的妓院。里面光着的妓女。叫床声,喝醉的嫖客。杨研使劲的抓着我的胳膊。但是这些人不管是妓女还是嫖客。好像都看不到我们。我们穿越了时空,来到了另一个空间当中,科学的解释,这叫做“四度空间”。
 我大胆的拍了一个嫖客的肩膀。那个嫖客居然也回头看了我一眼。好像真的看不到我。那嫖客还说“奇怪,谁拍我”?说完就独自走开了,他抓住了一个妓女。手摸着妓女的乳房进了房间。
 最重要的一个发现就是。这些嫖客的腰间基本上都挂着一个挂件,就是杨顺死前给杨研的“一夜缠绵”。我的目光扫到了一个嫖客的身上,这人长得跟屠户似的。面目狰狞。在他的胳膊下面放着一个盒子,和骨灰盒差不多样式。但是这是在清代。那时候哪有骨灰盒啊,就算是火化死人,用的也是小罐子装骨灰。盒子里面是什么啊。一会老鸨子过来了,走到了这个狰狞的嫖客身边。
 老鸨子说“办妥了吗”?
 大汉拍拍盒子说“在这里”
 说完大汉交给老鸨子一把钥匙。我看到了这个钥匙。就是我在杨研的枕头边拿的哪一把。因为花纹是一样的。
 老鸨子打开盒子,我走上前去看了一下盒子里面。放着一只手。
 老鸨子对着盒子里的手说“敢惹老娘。这就是下场”。
 说着拿出一锭金子交给了大汉。
 我大致明白了,是有这么一个人惹了这个老鸨。然后老鸨花钱请面前的这个狰狞大汉把惹她的这个人杀了,留下了一只手。
 大汉说“这个盒子是夹层的,我杀他的时候。他说了诅咒的话,反正我是不信这个,我已经请了大师给他下了咒。这个盒子的夹层里就是这个符咒。大师说。要是他来找麻烦,就可以把符咒缠到他的手上一起烧掉”。
 老鸨好像并不在意这些,说“好,做的很利落”
 大汉说“我还杀了他弟弟。算是我送你的”说着拿出了那个玉坠。
 老鸨子说“这是……”?
 大汉说“他弟弟的东西。我杀他的时候。他弟弟拦着。我索性就连他弟弟一起杀了。”
 老鸨子急了“我只让你杀他,你杀他弟弟干嘛”?
 “我又没有让你加钱”。
 老鸨子也无话可说“行了,找个姑娘玩玩去吧,玩完后马上走。去吧!不用给钱”!
 大汉笑了一下。顺手抓过一个姑娘“陪大爷怎样”?
 这妓女看着老鸨说“妈妈。他……”
 老鸨说“风儿去吧!别收钱。算我的”
 妓女也就放开了“走吧大爷。进房间随便你怎么玩”。
 这大汉哈哈的笑着,就搂着这妓女上楼进了房间。那女的打开房间的瞬间。我看到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杨研房间化妆桌上的镜子,一模一样的镜子。
 我正想着呢。突然间。我们回到了现实。我和杨研在杨父的书房里。
 我说“镜子……”
 杨研说“刚刚老鸨子叫那妓女风儿。难道就是镜子后面的风……”
 我说“但是这构造图是怎么回事”?
 太多的疑问了。我脑子相当乱。我们走出书房。天色已经黑了。
 我说“你回宾馆,今晚我在这里住”。
 杨研说“睡我的房间吗”?
 “是的”
 “我陪你吧”
 我开玩笑说“还是不用了。别到了半夜你做梦。然后和我上床。明天我的脑袋也搬家了”
 杨研说“切……那我回宾馆了。你自己小心”
 
 再看看孙鹏和邵杰这两个家伙。
 孙鹏说“知道叶子去哪里了吗”?
 邵杰说“谁知道啊,应该是在外地吧。说好几天才能回来”
 “这家伙又不知道跑哪里了,人家多自由啊。我就惨了”
 邵杰开着玩笑“你这个案子要是破不了就惨了”
 孙鹏信心百倍“在我孙局长的手下,没有破不了的案子。我要是抓住这个家伙。我非要狠狠的揍他一顿”
 “你行了吧!抓住再说吧”
 孙鹏说“你怎么不陪杨研回家过年啊”
 “哎呀……还不是因为这个案子啊。我要天天的追踪写稿子”
 “你也够辛苦的”
 “我给杨研打电话了,打了十几次都没有接”
 “女人就是那样的。生气了呗”
 “算了吧!杨研才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呢。走吧!喝点去”。
 孙鹏有点难为“大哥。我上班呢”
 “你这个班还不是自己说的算啊。走吧”
 两个人走向饭馆。其实孙鹏知道我的一切。他是想探探邵杰的口风。我和孙鹏说过的。我的事情一定不要让邵杰知道。
 已经是深夜11点多了。我坐在杨研的化妆桌前面,想着很多的事情。就是连贯不了。乱七八糟的。我心里想。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个盒子,拿出那只手和符咒一起烧掉。
 想到这里。我便起身,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现在钥匙已经在我的手上了。我一定要找到那个盒子。每到一个房间我都把灯打开。让他一直亮着。等到了1点左右的时候。我听到了杨研的房间有动静。还是很大的动静。我马上跑过去。我刚到门口,就看到了有一个人从房间里冲了出来。我侧身一闪。顺势伸手抓住了那人的肩膀。那人一侧身我的手滑掉了。我上前一步攻下盘伸腿。把那人绊倒了。那人用很快的速度鲤鱼打挺起身和我对视。这下定是要动手了。我知道对面的这个人也有点功夫的底子。毕竟刚刚我抓他肩膀的时候抓的是肩胛骨。一般人想要挣脱,胳膊就会脱臼。而这个人却没有。我倒是没有害怕。打就打。
 我问“你哪位”?
 “我靠,我偷东西你还问我哪位。你想我会说吗”?
 我也真够傻的,怎么还问出这么一句话。但是也太巧了。我在那么多的房间开着灯。而杨研的房间也开着灯。这贼却偏偏跑到开着灯房间偷东西。还有那么多没有开灯的房间他不去。再说了,昨晚杨研的房间刚刚出事。今晚他就光临了杨研的房间。是巧合吗?
 我正想着呢。他便冲过来。我正准备迎战。这家伙真是狡猾啊。冲了四五步又回身往外跑。我干脆上去按住脑袋。我知道他也会两下子。所以没有轻敌。按住脑袋后直接奔墙上。这种大院的墙上用的砖全是青砖。我使劲的把他的脑袋撞到了墙上。这家伙居然喊疼。脑袋都流血了。
 我问他“你到底是什么人。要不说你就惨了”
 那人说“我真的是偷东西的。”
 说着把偷得一些首饰拿了出来。
 我拿出电话给白天的那个警官打电话。一会功夫就到了。
 警官问小偷“为什么偷东西啊”?
 那人说“听说昨天这里死人了。晚上家里肯定没有人。我就想来偷点东西。我感觉我胆大,他胆子更大。我倒霉……”
 我和警官说“警官,交给你了”
 警官说“别叫我警官,叫我的名字吧!我叫马振”。
 “好的。马振。没准还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呢”。
 “没问题”说完马振和手下说“你们先把这人押回去吧”!
 手下答应一声便走了。老宅里剩下我和马振两个人。
 马振说“你是总局的人。你来我们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大案子啊”?
 我说“我什么总局的人啊。我一个朋友叫孙鹏。他爸爸是总局的。我不想跟你们回局里,就是让孙鹏帮我的一个忙而已。我不是警察”
 马振说“孙局长啊。哈哈……我的老领导。以前我跟他的。他提升了我就被调到这里了”。
 我说“呵呵,那就不是外人了”
 马振说“是啊。孙局长以前对我们都很好的。他现在…………”
 说到这里。马振伸手指着说“后面”
 我机警的朝马振指的方向看去。我回头看的功夫。马振已经拿出枪跑出我前面四五米的地方了。不愧是孙鹏的手下。动作就是快。我也跑过去。

上一篇:11楼的女孩   下一篇:被诅咒的龙脉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