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鬼怪故事>故事内容

别碰我的手

栏目:鬼怪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2-04-09 点击:
第二章  奇怪的遗言

 就在最安静的时候,听到一点刺激的动静是非常让人心惊的。我正在电脑旁边无聊的盯着显示屏。这是就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但是在零点几秒的时间我已经反应过来了。一定是邵杰,这家伙从来就是不按门铃的,每次都是跟疯子似的敲门。
 我走过去开门。对邵杰说“你小子能不能文明一点啊。把我的门敲烂了我就把你敲烂了”。
 他倒是无所谓“烂了我给你换”。
 “去你大爷的”我转过来问孙鹏“案子还没有线索吗”?
 孙鹏说“没有。我都快崩溃了,要是再没有线索。我就辞职跟你写小说吧”
 我去倒茶,顺便说“行啊,把你的破案的经历写成一本小说。没准还畅销呢”!
 我们笑着。也是闲着没事瞎聊天。
咱们再说杨研。
  下了火车又打车走了大约1小时的路程。算是到家了。其实杨研的家庭是非常好的。祖宅的大院,真有将军府的气派。古色古香的。真可以用深宅大院来形容她家的房子。我个人是比较喜欢这样的环境的。
  “妈……我回来了”连着叫了几声没有回应。杨研便独自的走进了大厅。大厅中央放着一只八仙桌。两侧一边有一把紫檀座椅。在左侧上房门口还放着一把太师椅。那是她父亲晒太阳用的。案几上摆着一些花瓶之类的工艺品。什么唐三彩、青花、骨瓷之类的。非常气派。
“怎么会没人呢?都去哪里了”?杨研自言自语的说着。
 放下行李,出了大厅来到院里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回应。毕竟是自己家啊。没有那么多的礼节。可能是家人出门了吧!这大过年的谁还不串门或者买点年货啊。想着。杨研也走进了自己的卧室。来到桌子旁边。那是她化妆的化妆台。没有城里那么高级,就是一张普通的桌子。上边放着一面镜子。便是化妆桌了。镜子旁边摆着几张照片。杨研拿起来看看。那是她小时候的照片。自己看看都笑了。也是感觉那时候的样子很傻。谁都有一个童年的回忆的。
  杨研无意中动了一下镜子。便发现镜子的背面用红笔写着一个字,“风”。还是繁体的。这面镜子杨研用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发现后面还有这个字。反正看着挺瘆人的。还用红笔写的,跟血似的。也就没有在意。便放到了原处。在镜子面前照了一下自己美丽的面孔。整理了一下头发。便走开了。
 人是走开了。但是镜子里面还留下了杨研的面孔。镜子对面的杨研已经走开了。可是镜子里面的杨研……眼睛、鼻孔、嘴角慢慢的留下了暗红的血。张开嘴笑了一下便消失了。
  杨研的哥哥杨顺回家。看到大厅的东西。着急的跑到院里大喊“杨研……杨研……”
杨研从卧室跑出来“哥……你们干嘛去了”?
杨顺非常的着急和恐慌,跑到大厅拿上了杨研的行李“妹……快走。爸妈都在宾馆”。
“有家不住住什么宾馆啊”?
“到了宾馆让爸和你说。快走”。
杨顺拽着杨研便跑出了自家大宅。
推开宾馆的门。看到了爸妈,显得也是那么的不精神。甚至在推开门的一瞬间。二老还吓了一跳。
杨研进门便问“爸妈,出什么事了啊?家里不住住什么宾馆啊”?
杨母说“家里出事了”
杨研问“出什么事了啊”?
杨父说“研研你过来。你看看这个”。
说着拿出一个信封。
杨研问“谁的信”?
杨顺说“是一封遗书”
杨研望着杨顺。“哥,咱们家有人去世吗”?
“看完再说”
宾馆的房间里没有一个人说话。杨研打开信封。看着这封遗书。下面是遗书的内容:
遗书
 我是杨天光。我打开了那个盒子,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我知道自己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所以留下这封遗书,希望后人看到以后。不要再打开这个盒子。也不要有什么好奇心去打开。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做。
 我给后代取好了名字。儿子叫杨金水。女孩也叫这个名字。因为我知道,只有金命和水命的人才能躲过这个劫难。儿子是我和妓院的小香生的。因为我打开了盒子。妻子已经去世了。我只有留下这个老宅和这个孩子。会有人把这个孩子养大。并交给他这封遗书。
 最后记住,家里的镜子一定不能放3年以上。3年之内要换一次新镜子。家里所有的餐具一定要是木制的。院里的火墙要有专人常年燃火。院子的地面一定要是土地。没有时间说的太多了。他来了。我的死期也就到了。
 后代一定切记交代之事。
 最后记住。别碰他的手……千万别碰他的手……
 杨天光

 杨研看完后问父亲“你的名字不就是杨金水吗?难道这是我爷爷”?
杨父说“是你爷爷。你爷爷所说的我们都没有做到。怪我没有早看到这封遗书。当时养我长大的那个人给我这封信。我就放到了大厅的桌子抽屉里。当时我才16岁。现在过去40年了。我打开了那个盒子……”
  杨研问“你看到了什么”?
  “里面放着……放着……”
杨顺结果话茬“放着一只干枯的手,是人手”。
杨研说“爸,现在我们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吗?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没事的”。
  杨父说“没事?家里的两个保姆都死了,就连做饭的老陈也死了。我问高人了,也就是我这个名字。可以保护着杨姓的一家人”。
  “有那么离奇吗?会不会是巧合啊”?
  “女儿,不是巧合。你赶紧的回去找邵杰吧!家里就不要呆了”。
  “爸,我可不信这个。你也太迷信了,我今晚回家住”。
杨顺听到这句话差点大叫出来“不行。坚决不能回家住”。
“哥,连你也神经质。现在都是什么社会了。哪有什么鬼怪的”?
“没得商量,就是不能回家住”。
“我就是回家住。谁也拦不住。我倒想看看是个什么东西把你们吓成这样”。
说着就往房间外走。杨顺一把拉住杨研的手“不行,不能回家住”。
杨父可吓坏了“别碰他的手……”
杨顺马上把手松开。杨研说“为什么?我又不是鬼……”
杨父说“你刚刚回家了。那东西是会俯身的……”
杨研说“唉……俯身?爸,你就别开玩笑了。好了。我回家了”。
说完杨研拿起行李朝着祖宅的方向走去。

上一篇:11楼的女孩   下一篇:被诅咒的龙脉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