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第二次初恋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1-01-20 点击:

小雨一直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爱情。从她渐通人事到后来遇到了木北,她已经构思了无数个或浪漫、或悲情、或甜美的爱情故事。
  女主角当然无一例外都是她,至于男主角——帅是必需的,其他就不一定了。要么得是成熟而内敛的,有梁朝伟一样忧郁的眼神,而且这眼神里必须只有她一个人的巧笑倩兮;要么得是开朗而阳光的,有洁白的牙齿,脸上永远挂着温暖的笑容,会在冬天心疼地为她暖手;要么就是颓废而个性的,嘴角叼着一支烟,斜斜地看过来,看得小雨心儿慌慌……

  后来和木北在一起了,木北总是好奇地问她:“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呢?”小雨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关你什么事!”木头一样的木北,怎么能猜透小雨的小脑袋瓜里装的是什么呢?

  木北其实长得也不错,脸上的线条很硬朗,鼻子又挺又直,眼神明亮,小雨宿舍的人老夸他帅,说得小雨心里美滋滋的。可这也就是一瞬间的感觉,更多的时候,小雨觉得木北身上少了点儿什么,让她找不到想要的感觉。小雨心里总觉得有些淡淡的惆怅。

  就像她也会为他们的相遇不够浪漫而惆怅。小雨和木北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

  这其实是一个很漫长的故事,漫长到小雨几乎要忘记了最初的开始是什么样子的了,因为实在不是一个美好的开端。

  小雨曾经有段时候心情很不好。那会儿她刚刚踏进大学校门,懵懂而糊涂,心里充满着初来乍到的陌生感和无法融入新环境的恐慌。可就在这个时候,她高中时候的初恋告诉她:“其实我们当时根本不算恋爱。”“啊?”小雨当时就愣了,眼泪哗地一下子流了出来。其实小雨明白他的意思,十几岁的年纪,青涩得要命,千辛万苦地躲着老师同学的视线悄悄在一起,比地下党都隐秘。

  就是这样一段纯纯的初恋,只维持了三个多月就无疾而终了。分手的时候,小雨在校门口扯着他的衣角不让他走,来来往往的人都在看着他们,用各种各样的眼神,而他只说了一句:“我要回家写作业。”就匆匆离开了或者用“逃”更合适些。留下傻傻的小雨一个人在后面望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流眼泪。

  可是居然,在过去了几个月之后,自己这么重视、这么珍惜的初恋却被就算分手了也心心念着的他轻易地否定了。这简直要摧毁小雨的爱情观了。单纯的小姑娘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哭了半天,直到太阳都落下山去。可是没有人安慰,哭又有什么意义呢?小雨想了想,觉得自己太傻了,就擦干眼泪,打开电脑开始上网。那时的小雨还是个小网虫。

  QQ上的头像都是暗着的,小雨又郁闷了,难过的时候想找个人说说话都没有,于是她无聊地在聊天室里乱转悠,加了一个人为好友。这个人就是木北。木北的小狗头像很快就跳动了起来:

  “你好,小姑娘。”

  “我不是小姑娘,我是大叔。”心情不好的小雨把键盘敲得巨响。“小姑娘心情是不是不太好啊?”木北小心翼翼地问。

  就这一句,小雨刚刚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就又自作主张地流了出来,决堤了一样。她委屈地把她所经历的这个人生最大的挫折断断续续地讲给网络那头的木北听。

  小雨本来以为他会很温柔地安慰自己,可是等啊等,等到她泪也干了,木北还是不说话。

  “喂,猪!你在听我说吗?”小雨突然有些生气。

  “在听……可是掉线了……”过了好久,木北才可怜兮兮地发过一条来。

  “什么?!这半天我都对牛弹琴了?”小雨快要被气疯了。

  “哈哈,骗你的,小姑娘。”木北突然发过一个大大的龇牙咧嘴的笑容,“从另一个角度想想,其实你赚了啊。”

  “为什么?”小雨瞪大了眼睛。

  “因为你还可以有第二次初恋啊。”木北眨了眨眼睛,狡黠地说。

  是啊,要是有人可以有两次初恋,的确不错,小雨这么一想,也觉得自己赚了,心里顿时觉得好受了许多。可小雨没想到的是,第二次初恋就给了说这话的木北。

  木北是趁虚而入的。小雨和木北在一起以后,经常这么说他。每次好脾气的木北都是呵呵笑着,眼睛明亮地看着她。小雨就愤愤不平起来,觉得自己亏大了。

  小雨和木北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两地相隔,小雨在北京,木北在南京。小雨讨厌网恋,更讨厌异地恋,可偏偏这两样都让她摊上了。只靠电话线和网络怎么能维持一段感情呢?于是小雨三天两头吵着要分手,一到这个时候木北在那头就不说话了,只是沉默着,小雨气得把电话挂掉,心想,再也不理这个木头了。

  后来小雨果真再也不理他了。可时间一长,小姑娘就沉不住气了,开始失魂落魄起来,上课老走神,吃饭的时候竟然把米饭往鼻子上送。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小雨感觉大约有好几万年了,木北才打电话过来。“小雨……”木北的声音和往常一样,春风一样和煦,一点儿也听不出两个人正在冷战。“请问你是哪一位?我不认识你。”小雨还在生气,气他这么久都不和自己联系。“你好小雨,快接我吧,我迷路了,找不到你们学校。”木北故意可怜巴巴地说。

  “什么?”小雨激动得差点儿跳了起来,“傻瓜,你在哪里?”

  “我在学院南路,雕刻时光,你快来接我吧。”小雨对木北说过想和喜欢的人去雕刻时光喝咖啡;在温暖的阳光里安静地坐一下午。

  木北就牢牢记在了心里,从南京跑来北京,跨越了一千里的距离,只为了陪爱做梦的小姑娘圆一个梦。小雨又哭了,小雨是个长不大的小姑娘,老是爱哭鼻子,难过的时候哭,高兴的时候也哭。

  “以后;我不会再让你流眼泪了。”小雨听到有个声音轻轻地在她身边说,可仔细看了看,木北分明还在笑着,什么也没说。

  木北对小雨好,木北心疼小雨。小雨喜欢玩单杠,木北就在下面小心翼翼地护着,像老鹰捉小鸡里的鸡妈妈一样张着手,唯恐小雨摔下来。小雨爱磨蹭,每次都让木北在楼下等很长时间,可是小雨跑下楼的时候,第一时间看到的总是木北温暖的笑脸……

  那种小雨向往的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爱情,到底还是电视剧里的情节。真正的爱情是介入彼此的生活,能够忍受平淡与繁琐,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小雨忽然觉得,其实和木北在一起也是很快乐的,木头一样的木北。

 

上一篇:婚姻显微镜   下一篇:幸福是“抢”来的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