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记得回来娶我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0-12-21 点击:

为爱在潜伏
  我去找杨斌的那天是个周末。穿越26座城市后,我出现在403室门前,那是杨斌暂时的家。门却久敲不开。终于,402不耐烦地露出一条缝,一个睡眼惺忪的男人探出头说:“敲什么敲!杨斌和他女朋友出去了。”

  我被太阳恶毒地晒过之后,脾气渐长,用最流行的“翠平句式”说:“你放什么屁呢,我就是他女朋友!”

  那个男人用特别惋惜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啧啧地摇着头:“唉,傻啊!”

  人生就是这样反复无常,当我满怀期待想给杨斌一个惊喜时,他却给我一个难以想象的意外。这位原本想以旁观者身份看我笑话的男人因为一个“唉”字,成为莫名其妙的炮灰。

  我推开他的门说:“你给我说清楚,他和谁谈恋爱了?”

  “这个……你不应该问我吧。”他一脸惧相,紧紧地抓着围在身上的毛巾被,好像我会对他怎样。

  我转过身咳了咳,说:“借你的地方用一用。”

  我准备潜伏在402,等杨斌和他的另一位女朋友粉墨登场。我把手袋里的防狼手电拿出来,高压电线爆着“啪啪”响的蓝色电光。我说:“不许打电话,不许发短信,不许上QQ,不许站在窗口通知他。”

  他怯生生望着我说:“我要报警,行吗?”

  我叫魏宝,被我“劫持”的男人叫陆哲。在等杨斌回来的时间里,他自愿陪我闲聊。我说杨斌是我学长,早我一年毕业。他飞临这座大都市之前对我说:“放心,我去打个前站,明年你毕业,我们就又在一起了。”我毕业后进了银行。上班之前,我想到上海看杨斌,并且怀揣着百分之一百的希望:他会和我回去。

  陆哲穿上裤子听得津津有味。他递给我一罐啤酒说:“他怎么会回去呢?让我说你天真,还是傻?人总是向上看的。我带你出去转一圈,你也不会再喜欢那个旱涝保收的银行,要不怎么有那么多人挤在这儿混日子?挣多少,花多少,唯一不缺的,就是梦想。当有一天你决定回去的时候,就是你的梦想死了,认命了。你承认自己普通、平凡,不是比尔•盖茨。你要回去娶妻生子或收心嫁人,过你曾经鄙视一万遍的生活。”

  当话题从我死亡的爱情骸骨上,转移到陆哲对生活的感悟上,我忽然对他有那么一点另眼相看。

  我问:“那你每天窝在这里做什么梦?”

  “有钱呗!嘿嘿,有钱!”他笑起来很像个财迷,眼睛里闪着灿灿金币,把刚才美好感性的样子彻底粉碎了。

  就在这时,403响起“哗哗”的钥匙声。我拉开房门,看见了杨斌。显然,他没有想过会遇见我,吓得“草”容失色,泛出轻淡的绿。他身后的新任女朋友敏锐异常。她说:“你是谁?”

  “我……”我忽然抱住陆哲赤条条的上半身,把脸贴上他汗涔涔的胸膛:“是来和你男朋友分手的。”

  珍惜孩子气

  秋天的时候,我和陆哲已经熟悉得穿着裤衩背心,满屋游走。偶尔清闲的夜晚,我们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吃盐焗瓜子,彼此怀疑一下自己的人生。我问他:“你看我在这儿混下去,能找到如意老公吗?”

  他答:“能!某某某就是从电话小姐混成主持人的,如今活得好,嫁得也好。”

  他问我:“你说我这辈子能发财吗?”

  我答:“能!某某某大学没毕业就成首富了。你是根正苗红的名校生,发财是早晚的事。”

  于是,一些暗淡灰败的情绪,就在瓜子的微香中悄然消弭。我想,我们一定就是传说中异性却不相吸的朋友。一天,我在餐桌上放维生素的篮子里,看见一瓶女士装。我说:“你怎么开始吃女版的了?”

  “给你买的。”

  “多少钱?我一会儿给你。”

  “别装了。”

  “真的。”

  “留着给你买卫生巾吧。”

  男人一熟,就口无遮拦。他们只习惯在心动的美女面前,比较长久地装绅士。这样一想,我的心就难免有些痛。是因为我在陆哲眼里不是心动美女吗?我说不清。我隐隐摸到心里一些有关爱情的前兆,这让我有些恐慌。

  第二年2月的时候,陆哲去做义工,我决定和他同去。义工的事,我以前上学的时候做过,去老年之家擦玻璃,或是到孤儿院教英语。这是个常被人感谢的活儿。不过,陆哲的义工不是,常被人奉送两个字:“有病!”

  陆哲站在地铁站的自动扶梯旁,举着“左行右立”的牌子,告诉路人右侧站立,左侧行走。这是个连我都多少有些不理解的行为,但陆哲一副很欠扁的样子说这叫“文明”。于是,我们两个“文明人”站在扶梯旁,接受两个半小时“不文明”的白眼。

  回去的路上,陆哲请我去吃麻辣烫。我问他:“干吗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

  他边吃着粉丝边说:“这就是义工的职责。”

  “还说我孩子气呢,你也一样。”

  陆哲忽然停下来,望着我说:“你好好珍惜吧!这点孩子气早晚都要没的。当初,你为了个一年不见的男人闯进我家,现在八成不会这么做了吧?”

  他的话问得我食不下咽。我在喉咙里咕噜了许久,忽然扳过陆哲的头说:“趁着这点孩子气还在,咱们恋爱吧。”

  笑等你归来

  陆哲在4月离开了,飞过无数城市,抵达大洋彼岸的洛杉矶。他要去留学,镀金做“海龟”。这有助于他完成做个有钱人的梦想。临走前,他递给我一长串电话号码,说那都是他的狐朋狗友,男朋友不要在里面选,跑业务就拿他们开刀。

  我笑了:“祝你早点发财啊。发财了,记得回来娶我。”

  陆哲一怔,咧着嘴说:“可别犯傻啊!魏宝,咱俩什么都没发生,不是吗?”

  “那我等到发生的那一天不就行了。”

  为了这句话,陆哲走得不安心,特别邀请杨斌现身说法。杨斌请我喝茶,端着青花瓷碗语重心长地说:“我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离开一个环境,眼界就不一样了。不在同一范畴,爱情就是狗屁。”

  我没理他,一句话都不想说。对于爱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当初,我能穿越26座城市来找他,现在就能守着402的空房子,等待一份从未开始的爱情。

  陆哲,你不用为我担心,还是要多担心你自己。美国不像上海这么好混,金融危机还没过去,“甲流”又来了,连奥巴马都说,现在是困难时期。这几天,我常常听陈绮贞那首叫《After 17》的老歌,最爱那句“我的孩子气给我勇气”。我还会去地铁站,做那份遭人白眼的义工,吃你留下的大盒维生素保持身体健康。每天早晨,我会站在铺着晨光的阳台,举20下哑铃,然后上网。

  如果你现在仍用国内的那个MSN账号,我想,你每天晚上都会收到一个微笑的表情,那是我在爱你八个月之后,依旧灿烂美丽的笑容。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