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赢在意外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0-11-09 点击:

 财经大学所在的青山路,其实与青山没有一丝瓜葛,就像我获得会计学学士学位,却没有做一天会计一样。太意外了。

  当年,大学毕业后,都是国家分配,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专业与岗位对口,一纸派遣证定终身。而我,偏偏是个并不多见的例外。单位计财处满员,而宣传部却缺人手,领导看我在大学校报上发过几篇“豆腐块”,就让我到宣传部报到去了。意外归意外,但没有什么抱怨,拿着领导签的单子,我乐呵呵地跨进宣传部的门槛。

  脑袋里没有太多的条条框框,心里没有什么拘束与畏怯,大有不知者不畏的英雄气概。最初的日子,宣传部长频繁对我训话,詈言指责,不是文风太过飘,就是措辞不够严谨,不是结构懒散,就是行文过于拖沓……一句话,就是一无是处。领导说归说,也就是在我原稿上画几个错别字,删掉一些多余枝节,然后大笔一挥签上一个大大的“发”字。到后来,部长副部长出差,对于草拟的公文,我打电话过去请示,那边只说,你先付印吧,手续等我回来补。再后来,单位一二把手的讲话稿,单位的年度总结,各式各样的先进事迹……都让我来写。我这个“一把铁算盘”的财会好手,生生被单位改造成的“一支笔”。

  机关的生态往往难脱“能干的不如能看的,能看的不如捣蛋的”这一遭人诟病的窠臼。我数星星盼月亮,年年升迁有望,却岁岁希望落空。日子久了,就没什么脾气了,自己就像一块尖角石,曾经那般锐利,岁月打磨后,渐成无棱无角的一颗鹅卵石。

  恰逢此时,单位要办内部报,主编是部长,实则是我全盘操作。报纸印出来,版权处只是在我的名字前打上“责任编辑”。失意人,总有诉不尽的心事。低落时,我就化名,在自己编的副刊,发心情文章。后来,这些失意文字,也会在当地日报晚报的副刊上刊登。

  名字露脸的机会多了,我自然也被很多的读者所熟悉追崇。写的文章晚报社的编辑更是喜欢得不行。所以,报社首次打出招聘广告的时候,我就接到了晚报编辑朋友的电话,约请加盟报社,一起干新闻。也就是一刹那间,我给自己未来数年定下一个基调:做记者去!

  我要辞职了!

  这个意外消息迅速在单位上炸开了锅,简直有惊雷之效果。亲友领导同事一拨一拨地来劝导:要三思呀,你铁饭碗不要,去端个没编制的泥饭碗?没错,记者是无冕之王,可你只是一个没有编制的记者呀!辞掉正式工作,去做一个不正式的记者,你要后悔的。

  我只以一句回敬:“若真会后悔,那就让我后悔去吧。”

  我走得很干脆,走得毅然决然,行云流水一般,人生的轨迹,就此悄悄地拐了个弧度优美的弯。

  在采访路上,我很快成长为老百姓喜爱的“包青天”——我帮读者维权的经历,已经足够写成一本厚厚的书了。我获得了许多记者可望而不可即的新闻奖项,这连我自己都大感意外。

  意外之中,藏着非凡的人生密码。很多时候,我们都处在一种不变的生活轨迹当中,麻木是唯一的修炼,时间长了,麻烦就大了——在庸碌无为之中,许多人就这么没有意外地消耗着大好年华。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