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温暖的老石头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0-10-27 点击:

 我和男友来这个城市3个月了,依旧没找到工作,口袋里的钱已所剩无几。男友看我愁眉苦脸,变着法儿给我做了几道菜,看着桌子上一道道简单却色香味俱全的菜式,我突然灵机一动。马上买来几个一次性饭盒,打包装好,拎着便去了附近的一座写字楼。在第11次碰壁后,一位长相和蔼的阿姨终于同意品尝我的盒饭,并立刻点头称赞“好吃”,接着她给他们单位的员工在我这里定了30份盒饭。

  我和男友总算找到了生计,由于我们的盒饭实惠,口味也不错。订的人日渐多了起来,我们做得更起劲了。

  一天中午,我给一家公司送去几十份盒饭。当我大汗淋漓地提着盒饭箱走到大楼门口时,看到大楼的一个门卫从里面走了出来,这是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他走到我旁边的一个纸箱子旁,弯下腰就要去搬。我看他年纪大了,身体那么瘦,疑心那沉重的箱子会把他压坏,连忙说:“大爷,我看您那箱子好重,您年纪这么大,恐怕……”“胡说!你以为我老得不中用了,连纸箱子都抬不动?他们就是嫌我老了想辞退我,你还这么说。”老头子像是吃了火药一样吼了起来。“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可是您这箱子真的很沉,您搬会很吃力。这样吧,我的箱子小,您提我这个,我帮您搬那个。”我很真诚地说。老人白了我一眼,没再说话。我把我的箱子递给他,然后吃力地抱起他的箱子。好不容易到了电梯口,老人一边擦汗,一边喘粗气,把箱子往电梯里一丢便冷着脸站着。到了他要到的楼层,他毫不客气地从我脚边把他那只箱子费力地移了出去。我一边叫电梯里的人等等,一边尽力帮他移动箱子。可直到电梯关门。老人还是没有对我说声“谢谢”,甚至连正眼看我一眼也没有。后来,楼上的人告诉我,那个脾气古怪的老头姓石,大家都叫他老石头。我心想这老人的名字真没错,他果真跟石头一样冷硬。

  就在我和男友为逐渐好转的生意高兴之时,房东却给我们开了个大大的玩笑,他勒令我们一个星期之内马上搬家。不是才交了半年的房租吗?怎么就叫我们搬呢?他微笑着说:“我没收你们钱呀!你们把收据拿出来看看。”这下我们彻底傻眼了,由于当时租房时的疏忽,我们交了房租后没叫他写收条。

  我的心情又一次跌入低谷。房租和刚起步的生意已花光了我们所有的钱,包括这段时间卖盒饭挣的钱也白白送给了那个可恶的房东。我们手中剩下的钱根本无力租房子,连房子都没有怎么做盒饭?任我们磨破嘴皮,也没有谁愿意不交房租让我们先住着,再说能做那么多盒饭的场地也有些讲究,卫生条件要比较好,房子不能太矮小。眼看着生意做不下去了,我和男友心急火燎又无计可施。

  这是房东给我们期限的最后一天了,中午。我愁眉苦脸地再次来到石老头所在的那栋写字楼送盒饭,想着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来这里送盒饭了。心里揪得生疼。突然,我看到大楼的墙上贴着一张招租启事,原来是大楼地下室的一小块地方要出租,以前正是别人租着卖盒饭的,由于经营不善就退回给大楼部。我鼓足勇气找到了大楼负责人。恳请他把那一小块地下室租给我们,一个月以后我一定付一部分房租,可对方始终只是睁着疑惑的眼睛看着我,然后就是摇头。希望破灭了,带着沮丧和失望,我走出了大楼部办公室。

  下午,我几乎是含着泪再次来到大楼,因为我明天就不能送盒饭了,我要跟客户们解释一下。就在我刚走到大楼门口时,我突然听到石老头的声音:“姑娘,你还没找到房子吗?”

  极度郁闷的我没心情跟他说话。

  可是老人从面追出来,他喘着气,激动地说:“大楼部愿意把那地下室租给你了,你可以两个月以后再付房租。”我怀疑地揉了揉耳朵:“您说什么?”

  他继续说:“我跟主任说好了,他们愿意相信在这里工作了16年的老人的担保。”

  我欢喜得潮红了眼睛。

  “小姑娘,”他看着我的眼睛,“许多来大楼的人对我视而不见,你却给了我尊重和友善。你懂礼貌,也很能为别人着想。你知道么,你那天灰头土脸地自己累得站不起来了还要帮我搬东西的时候,让我想起了我的女儿。”

  对待每个人,不管他是谁,不论他身份地位崇高或卑微,都要秉持友善的礼貌和尊重,就像你期望从别人那里得到的一样。我很庆幸自己用心记住父亲一再对我说过的这些话,因而在艰难之时得到了奇迹的厚爱。

  石老头只有一个女儿,是一名优秀教师,4年前在一次车祸中和男友一起遇难。

 

上一篇:情调是一种低姿态   下一篇:我们的故事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