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那些年,裙飘飘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0-10-22 点击:

 1 .孤寂都市,越爱越寂寞

  岁那年,中专毕业后,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我只身一人来到南京讨生活。繁华的都会,却是如此冷漠,置身茫茫人海,我顿觉无所适从。奔走近半个月,终于找到一份文员工作,但,一切都还很迷茫。

  公司的电脑突然中毒,亟需修理。赶紧联系服务公司,半小时后,一个着白衬衫、身材颀长的年轻男子,成,背一只大包风风火火地闯进门。我赶紧让到一旁,看他很熟练而专注地修着,不觉间,我望向他的眼神竟显凝滞。他忽地转过头来,朝我友好一笑。多久没有邂逅如此温暖的笑容了,我不记得,那一刻,我的脸颊滚烫,慌忙低下头掩饰。他倒是很大方地与我交谈,渐渐,我不再紧张,自如应答,有时被他逗得笑得直不起腰。我们的爱情就是在那一刻开始的吧,准确说,是他那抹温暖的笑,让我忽觉生活的好,然后,水到渠成地爱上他。

  接下来的日子琐碎而甜蜜。但,年轻的时候,或许是很想去爱,却不知如何才是真正的爱,渐渐地,生活现实而狰狞的一面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都是初来南京工作的毕业生,能在这里站稳已是很不易,微薄的工资仅够支付生活,日子过得紧巴巴。他无法给我足够的物质,更不要说奢侈的玫瑰与戒指,往往是,每天黄昏时分,我们着素色棉布衣衫,静静徜徉在街心公园,言语却一日少过一日。就是从那时起,我悟到,生活终究是现实的,一旦缺少了物质的强力支撑,会是苍白的,我是凡俗女子,需要有光鲜的华彩装点虚荣心与安定感。于是,与成的关系渐渐变得寡淡。

  而他,似乎亦被生活折磨得失却锐气,在我提出分手的那一刻,他竟也没有勇气挽留!分开的那一夜,我辗转难眠,清冷、寂静的夜,更觉生命的无常与薄凉。

  2 .款款绿裙,扬起风花雪月

  第二天,我便辞去原来的工作,一是怕触景生情,二是想寻一份更具挑战性的工作,大好青春,是需要与命运赌一把的。

  人才市场里涌动的人潮几近将我湮没,我就像一束无力的浮萍。一筹莫展时,一只温暖而有力的手拍了拍我的肩。我转身,一个沉稳的中年男子说,小姐,愿意来我的广告公司做文案吗?那一刻,我的心激动得快跳出嗓子眼了!我愣了一会儿,然后欣喜若狂地拼命点头,就这样,戏剧性地,我进了德的广告公司。

  第一天,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看着正专心工作的德,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说实话,那天德在我肩膀上的那一拍与后来清浅的一笑,竟让我觉得由衷的温暖、亲切与安定,他的语气怎么可以那么平静,仿佛我们已经相识多年,而那次邂逅,只是故人重逢。

  那以后的日子,我整个人忽然变得轻盈,爱逛街了,买一些虽廉价却漂亮的衣服、饰品,那时正是盛夏,在浅粉色系衣裙的掩映下,我觉得自己如一朵正静美开放的莲花,只是,后知后觉的德,似乎从未对我的绽放有过回眸。

  一次,陪他去宿迁出差。那天,我着一袭绿裙,荷叶边的裙裾在习习凉风的吹拂下,优雅地旋舞。转头那一刻,我瞥见德的眼中掠过一丝恍惚,我的心,倏地一惊,随后是狂喜。那天的酒席上,我异常勇猛,全桌的男人都在一个劲儿地给我灌酒,面颊渐红时,德有些担心地问我是否要继续喝下去,我笑说没问题。KTV里,我在众目睽睽下唱了首杨钰莹的《风含情,水含笑》,转身之间,我能感觉德的眼里有团烈火正在燃烧。散场时,德在我耳边轻言一句,你今天真美。我知道,我的一切努力,终于有了结果。

  3 .轨道与迷乱,终越不过的坎

  当我第一次,如蝶一般以优雅的姿势向德打开含羞的翅膀时,看得出来,他是惊喜的。他轻轻为我褪去淡绿的裙,那一夜,我们无尽纠缠,这背对背的拥抱,仿佛在那一刻能天荒地老。舞到最烈处时,德在我耳边滚烫而温柔地说:“之蕙,你的歌声真美。”于是我知道,是我的歌声让他爱上了我。

  但,德终究是个有家室的男人,与大学里相恋的妻子携手一路走来,婚姻和美。如我一般蜻蜓点水的女子,只能是他生命中的过客。我知道我不该奢求更多,但情感一如燎原的火,一旦蔓延,我无法阻挡。

  那天,百般央求下,德答应设下烛光宴,为我庆祝21岁生日。我再次穿上那件绿裙,款款而来,似是一抹纯真的诱惑。柔和而浪漫的萨克斯声中,我们十指相扣,四目相对,目光灼灼,滚烫的唇无限接近。正要有更多下文时,德的手机不适时地响起,他一个激灵站起,全然不顾我脸上的阴晴。良久,他满脸歉意地说,他儿子忽然发烧,需要送医院,他得火速赶回家。然后,他便开着别克走了,留下原地一个孤零零的我。那种心碎与彻骨的感觉,让我明白自己在他心目中的真正分量。

  盛夏终于过去,转眼就是萧瑟的秋,绿色的裙裾亦只能在梦中轻舞飞扬,或许,德早已忘记那迎风扬起的一抹粉绿。但我对德的爱,却始终如凉凉小蛇一般在心底缠绕。狠下心,用几个月的积蓄买了部诺基亚新款手机。那以后,我便在每个寂寞难耐的夜晚给德发去一条条信息,但他的回信,却少之又少。我不奢求更多,只求他能感觉到我的心跳与思念,成全我卑微的幸福。

  一日下班时与他同行,他忽地在一个路口停下,指着一只箱子说,这是中兴公司的标识。我的心突然下沉,是的,其实他心底最爱的还是老婆——中兴公司优雅、干练的工程师。其他浮花浪蕊于他来说,都只是惊鸿一瞥,日后不会再有回眸,我,亦如是。那一刻,我难过到流泪,赶紧找了个借口,仓皇而逃。

  4 .逃离伤城,小桥流水里养伤

  沉思再三,我终于决定离开南京,至此,它已是我的伤城,而离开,让一切有了被原谅的理由,让我重新来过。于是,我不辞而别,来到苏州。辗转了一阵子,终于找到工作安定下来。我希冀这个诗意的城市能让我的心安宁。

  但我知道,尽管一时放逐不能带来拯救,但,如果决意要远离那段情事,时光会是最佳解药。尽管,我依旧深深爱着德,他亦没有向我追来信息,但这些,都已不再重要。我要以我的方式开放。

  置身陌生的城市,徒增寂寥感,突然好想有个温暖的家。于是在西祠上贴了个征婚启事。一开始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并未当真。几日后再打开页面,竟有100多人前来揭榜。见过不少同城男子,皆是过尽千帆,没有真正合适的,正欲绝望时,平出现了。

  说实话,平并不风流倜傥,亦无如簧巧舌,却给人一种由衷的安定感。他说话不多,却字字切中要害,语调平缓,听上去让人倍感亲切。于是,我不再拒绝。

  由于他在城的另一头,我们每周末才能见面。每天清晨与傍晚时分,他都会发来信息,都是些表示关心的话语,淡淡的,但自有一种关切情绪寓于其中。对他的思念渐深,他,就像我漂泊时偶遇的那只小舟,虽不华丽,却可以遮挡风霜雨雪,如此,已是很好。

  再见平,我直白了些,大胆表达了内心的依恋,而他,则坚定地望进我的眼说:“之蕙,无论你过去受过多少伤害,如果你愿意,我想照顾你一生。”我的泪,就这么哗啦啦流下。这样动情而喜悦的泪,怕是已多年不曾有过。于是,我擦干泪水,用力点了点头,一头扎进他温厚、结实的怀里。

  与平在一起的日子平淡而美好,亦有一些小小喜悦在其中。比如每逢周末,他都会主动拉我去逛街,为我置新衣;或是一起去附近的城市旅游;再或者,去他父母家吃饭,他的父母很喜欢我,每次都做一桌丰盛的饭菜,我碗里的菜总堆得像小山。甚至,平的父母把苦苦经营的超市卖掉,凑齐五万元为我在阿里巴巴开了个茶叶店。他们一家人对我的信任,让我无比感动,终于,我答应国庆时与平结婚。是的,结婚。德是一片黑暗的海,我必须涉过;而更之前的成,则是自己年轻时邂逅的美丽错误。婚姻,让我感觉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女人到了25岁这个年纪,是该收心了,无比渴望有个踏实的依靠,而亲爱的平,适时出现。无可厚非,适时出现的,才是最好的。

  5 .光影流年,谢谢你曾经爱过

  婚期将至,我以销售茶叶的名义,说是去一趟南京,平欣然答应,并嘱咐我安全事宜,细致入微。感动。

  一路颠簸,旧时伤城终于出现在眼前,依旧是那时的熟悉气息,不禁有些许黯然。一个人在山西路闲逛时,给德发去一条信息:故人来旧地重游,谢谢你曾经爱过我。不久便有回音。他说,老地方见,我等你。我心领神会,老地方,便是南大附近的那家徐州菜馆,一度,我很醉心于那里的辣子鸡。

  他很守时,我刚下的士,便见他静立门前。我放慢步调,裙裾依旧飞扬,只是,这回穿的是粉红色,是平为我买的。那年的粉绿色裙子,再也穿不上,身材已有些微微发福。坐定,依旧点了那道辣子鸡,第一次,德为我夹菜,我却品出其中不同于当年的味道,唯有鲜嫩,没有苦涩了。我的眼里,亦不再有羞涩,是云淡风轻了。我知道,此次南京之行,无关风月,我只是来祭奠曾经爱过的那段时光。德能来,我的梦,自然是圆满了。

  临走时,他用那辆黑色别克送我至车站,车上,我只说一句,“还记得那条绿裙子吗?”他用力点头,再叹一声,“都过去了。”便不再做声。我微微一笑,足矣足矣。

  下车后,只朝他轻轻招手,微笑,便留予他一个决绝的背影。

  粉红色的裙裾,依旧飘飘。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