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装在信封里的家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0-10-18 点击:

  我人在北大荒,而家在遥远的陕西商洛山区。

  一个人闯关东13年,时空把家分成了两半。在关于家的情感里,家是我呱呱坠地的那铺土炕,是爸爸舍不得吃的那碗油泼辣子彪彪面,是妹妹拉着我的手不愿让我走的那声“哥哥”。于是,在无数遍的爱和牵挂中,在无数次的泪水和离别中,我把家折叠起来,装在信封里,贴上8分或8角的邮票,像放风筝一样,让它翻山越岭,在万里长空随风漂泊。然后,在无数回的期盼和等待中,我又把收到的信拆开,握着薄薄的信笺,把家贴在胸口。

  我第一次从信封里感受家,是在1994年的阴历3月底。那时我到东北已经4个多月了,家里没电话,父亲又不识字,所以就没向家里报信。可是有一天,我却收到了父亲的来信。信是父亲托人写的,却是他跑了10多里山路亲手放进邮筒里的。父亲在信上说,我在你娘的坟前说你去东北了,让她保佑你平平安安。父亲还问我啥时回家过年,他说他想我了。一直倔犟的父亲竟然能说出这样伤感的话,我感觉到有种孤独深深地包围着69岁的父亲。尤其使我感到无地自容的是,母亲离开我们已有10年了,是父亲一人把我们兄妹4个拉扯大,哥哥成家去了山西,弟弟婚后另立门户,而今我又走了,只剩下父亲领着妹妹过,还要耕种那几亩薄田养活自己。

  我也是生来第一次看信流泪,流泪之后我写了2000多字的长信,我躲在信封里,把自己邮给父亲。第二年回家过年的时候,父亲的白头发明显增多了,但父亲说,能常来信就好。几年后,妹妹出嫁了,我装在信封里的家又多了一份牵挂,我每次都要另附一页纸给妹妹,要她好好做人家的媳妇。当然,邮给我的家中也多了另一番关心。再后来,邮来的家中慢慢有了快乐和骄傲,当小外甥女在信的下角歪歪扭扭给我留言时,我的心酸酸的,也甜甜的,我看见妹妹再也不是赖在我背上不肯下来的小姑娘,我看见逗外孙女玩的父亲也不再那么孤独了。

  接着,装在信封里的家有了些变化,我邮回去的家多了,邮回来的家少了。父亲得了脑血栓,一年比一年厉害。刚开始,我给父亲邮寄“维脑路通”和“华佗再造丸”的时候,每月还能收到父亲的信,但慢慢的,信就少了。可我还是像以前一样,依然把我的惦念和问候叠得板板正正的邮回去。

  后来,我从妹妹口中得知,父亲不能说话,甚至听不见的时候,仍然把我的信攥得紧紧的,他知道这是他的儿在回来看他了。2003年阴历11月28日,我再也不能把家装在信封里邮来邮去了,即使能邮,我再也不能在信封上写下父亲的名字了,父亲走完了他的79岁人生。

  烧完父亲的“头七”后,我把写给父亲的93封信带回了东北的家。夜深人静,或者受委屈的时候,我就像回家推开熟悉的家门一样把信封轻轻开启,我看见妹妹用我的衣袖擦她的眼泪,我看见外甥女甜甜的喊着“二舅,我想你”,我看见父亲对我说“老二,你要有出息”。有时候,分明已把信笺装进了信封里,但却感到了字里行间有父亲的体温和气息,有时候,分明已经把眼泪擦干,但恍惚中却看到了父亲坐在门口的树阴里等我吃饭。

  装在信封里的家,圆了我离家的缺憾,成了我人生的滋补品。以前我是在邮家的过程中分享家的快乐,而现在是在读家的过程中品尝家的滋味,有父亲的家和没有父亲的家,是那样的不同,好在这个家我能随身带走,并好好珍藏,不管是在别人的屋檐下,还是走到失意落魄的地步,每次品读装在信封的家,我的心头都会多一份对亲人的思念和牵挂,都会多一份对生活的感激和憧憬。

 

上一篇:唠叨也是一种爱   下一篇:我的民工姐夫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