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姥姥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0-10-13 点击:

 放假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听姥姥还在不在。妈妈说你去照顾姥姥吧。

  姥姥已经不认识我了,尽管我重复了几十次我是小双,她依旧不认识。舅舅说医生已经给姥姥把过脉,脉已经散了,恐怕没几天活了。姥姥已经不能动了,腿一直蜷曲着,伸不直,身上没什么肉了,只感觉皮包骨。眼睛似乎没有焦点,眼神散散的,浑浊着。脸上的皱纹层层堆着。

  姥姥已经生病7年了,病情每况愈下。在她还很清醒的时候,她希望她尽快的死去,那样就会免受疾病的折磨,免得拖累儿女,但是儿女们一次一次把她从死神那里拉回来,他们希望他们的母亲留在这个世界上,尽管他们都已长大,但他们希望有妈妈。即使她有时不认识他们,但儿女们看着她也是好的。这次的情形不一样了,姥姥过完了80岁的生日,她的生命之火已经很微弱,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现在大家所能做的就是等待姥姥的死亡,就像等待一场隆重的生命仪式。

  大人们很平静地谈论着姥姥死亡的这件事。大姨把姥姥的寿衣翻了出来,那是姥姥在她60岁的时候为自己做的寿衣,也为姥爷做了一套,一针一线用手缝制的。乡下的老人们都是这样的,在自己年老的时候为自己做好寿衣。

  大人们是平静的。如果在他们年少的时候失去母亲,他们一定会伤心欲绝地哭泣,不知所措,很难从悲伤中走出来。但此刻姥姥的儿女们却可以很平静地谈论母亲的死亡,讨论母亲死后如何办理丧事,在哪个火葬厂火化,用什么材料的骨灰盒,给帮忙的人们做几个菜,烧多少纸钱,叠多少个金银宝,每个细节都计划好。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孩子,扮演着不同的社会角色,他们肩负着各种各样的责任,他们学会了把自己的感情隐藏,他们不再是因为妈妈要死了而嚎啕大哭的小孩子,他们早已经在生活的磨练中有了无坚不摧的坚强。

  大姨在谈论到她惟一的儿子时,眼里闪烁着光芒,一种充满期待夹杂着无奈的眼神。大姨的儿子娶了一个刁蛮女人之后,离开她去另外一个城市生活了,甚至在过年的时候也不曾打一个电话过来。但大姨还是充满期待地等待儿子的归来。母亲给予孩子的爱永远比孩子付出给母亲的多。

  我和老姨一起清洗被姥姥尿湿的内衣和床单。我给姥姥洗的内裤,粘满了屎和尿的,我把脏衣服放到热水里,一股难闻的味道溢出来,也许在平常早就吐翻天了,但这次不一样,此时我是用一种最真挚最平静的心情去洗这些衣服。我总在想妈妈小时候,姥姥也许每天都在洗她的尿布,为她擦屎,她心中充满爱去做这些事,没有因为屎和尿难闻而放弃不管。母爱克服了一切。

  姥姥的皮肤已经很干燥,好像一触就会破碎掉,我用了我最好的那瓶润肤水,徐徐涂抹她的脸和身体。我抹润肤水的时候姥姥轻轻的颤抖,也许是有些疼痛了。

  姥爷总是默不作声地坐在他那把老藤椅上,摇啊摇。回忆吧,回忆那些和姥姥一起走过的日子,像在翻一本老相册——初次见面的脸红和尴尬,第一次约会,新婚之夜,第一个孩子的降生,为了柴米油盐的吵架……生活的点点滴滴,平凡的小幸福。姥爷拥有这些回忆,然后默默看着姥姥的生命之火慢慢熄灭,他试图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吹旺那堆火,但是他的力量也同样微弱。

  姥姥最终还是离开了。

  我没有赶上姥姥咽气的那一刻。我赶到姥姥家时,人们已经在风水先生的指导下完成了一些仪式。姥姥静静地躺着,盖了温暖的棉被,头发梳洗得整整齐齐,她头上的地方放了一些供品,蜡烛,纸钱。

  姥姥睡着了,死就是睡觉吧,长时间地睡着了,只是没有梦境罢了。别人做的任何事她都不知道了,对她哭,对她笑,对她说话,她统统不知道了。

  这是我经历的最清晰的一次死亡。姥姥死时是什么样子呢?她感觉到自己的死亡吗?也许在姥姥如我这般大的时候也考虑到死的问题吧?死是什么感觉?也许充满了恐惧,也许只是坦然。妈妈说姥姥咽气之前已经很不清醒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姥姥的葬礼很隆重,很多人,很多车,让邻居的那些老爷爷、老奶奶们羡慕不已。他们嘴里唠叨着,如果自己死时,也能这样就好了。

  生命最后的仪式。人们烧了很多的纸钱,纸马,金元宝。姥姥送去火化时,儿女们开始号啕大哭。从未见过他们如此哭泣,虽然那哭声似乎都有些许的不真实,但我知道那是来自灵魂的哭泣。

  姥姥变成另一种形式存在了。骨灰盒埋在了墓地,我们知道那是姥姥。

  死并非生的对立,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姥姥的身体不在了,但她依旧存在,在那些旧照片里,在她为人们缝制的棉衣里,在儿女们的心里,在我们的记忆里。

  姥姥在人生的最后举行了一个隆重的仪式……

 

上一篇:爱有尊严   下一篇:大爱无边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