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慢慢地陪着你走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0-10-09 点击: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在更大的苦难到来之前,先享受这幸福呢?得快乐时且快乐,所谓幸福,就是没有苦难的日子。

   1

  你了解生活在噩梦中的感觉吗?无休无止、无法醒来的噩梦。就好像走在沙漠中,阳光很猛烈,没有水,不管走向哪一个方向,都看不到人烟,连绿洲也没有,只能一个人孤独地、绝望地向前走。

  小何以前看韩剧的时候,觉得很不屑,生活中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悲伤的故事?后来才知道,那只是因为她太年轻。那些中年妇女们对着电视机泪流满面,不是因为她们肤浅,而是她们曾经走过的岁月中,邂逅过相似的痛楚。

  2

  那是普通的一天,刚下过雨,阳光很柔和,小何和小懈坐在窗边吃饭。

  小懈是小何高中的同学,毕业后一起在大商场当营业员。小懈卖家电,小何卖化妆品,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有五千元左右。贷款买了房子后,他们早早地就结了婚,朋友们都很羡慕。

  放下碗的时候,小懈说他有点儿不舒服。小何就陪他去了一趟医院,然后一起上班。

  医生让小懈做了几个检查,第二天小何去拿检查结果。

  医生说,是癌。

  癌。一整晚小何都想着这个字,全身抽搐。小何真怕自己脆弱得无法承受,会比小懈先走,那么谁来照顾小懈呢?所以,小何只能学会坚强起来。

  小何对小懈说,他只是发炎,要做手术。

  小懈并不怀疑,只是很心疼手术费。他想先试试吃药,实在不行再手术。小何与他争论起来,忍不住想对他说,都这种时候了,还在乎钱干什么?但终究还是忍住了,忍得很痛苦。一个人藏着一个秘密,是沉重的负担。

   3

  小懈熟睡的时候,小何一直凝视着他的脸。虽然小何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每一个人总会和身边的人分离。但是她没想过会这么快,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要怎么样才能永远记住他?又要怎么样才能最快地忘记悲伤?在一起时还有什么事没有做?如何才能让彼此都没有遗憾?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小何想失声大哭一场,但是她不能够让小懈看到她的眼泪。香港有一部电视剧,女主角受到诅咒,不能够掉下眼泪,不然就会失去法力。以前小何只觉得编剧的这个构想很特别,现在她才知道,原来想哭而不能哭,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想了很多之后,小何很累。也许自己太追求完美了,快乐或不快乐,都是小懈的命运,她没有办法去左右。虽然有心,却无力。

   4

  小懈的手术还算成功,而且身体恢复得很快,出院后没多久,看起来就很精神了。小何给小懈配了中药,每天煎给他喝。但他总是不情不愿的,喝一半倒一半,还埋怨小何多花钱,他一向讨厌中药的味道。

  这天晚上,他说要去酒吧玩。小何不答应,他又不高兴了。

  “我是为你的身体着想。”小何说,“你应该多休息。”

  “不能出去玩,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小懈这样轻易地说活着没意思,让小何有点儿灰心。

  小懈去上班的时候,他的朋友打电话来,“让小懈出来玩嘛,高兴了身体才会好。”

  听着他漫不经心的语气,小何忽然歇斯底里起来,“小懈得的是癌症,你们老是叫他出去玩,是不是不想让他活得太久?”

  对方一下子沉默了,小何把电话机狠狠地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然后坐在地上痛哭起来。

   5

  明明还没到下班时间,小懈却回来了。

  他忧郁地望着小何说:“我已经知道了,我得的是什么病。”

  小何真不明白,他的朋友们为什么要告诉他?也许他们觉得很痛苦,说出来才会轻松些,那么她一直以来所做的努力算是什么呢?

  小懈的精神变得很差,上班的时候,他经常和顾客吵架。对方要投诉他,他就说:“反正我已经得绝症了,我什么都不怕。”

  后来,他的老板委婉地对他说:“既然你生病了,索性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拿着老板多给的3个月工资,小懈失业了。每个月的中药费和复查费大约要一千多元,房子还贷也要一千多元。经济变得困顿了,小何只好开始学会节俭。名牌的服装和化妆品她连看都不再看一眼,她也不再和朋友们外出。每当她们一脸怜悯地对她说“你真可怜”的时候,她并不觉得安慰,只感到狼狈与难堪。

  小何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支持。只要有人对她说一句“小懈的病可以治愈”,她就会振作起来。小何有太多的事要忧虑,压力很大。对着镜子,她觉得自己看起来比小懈还憔悴。

   6

  小懈看起来和前些日子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可是他总说自己越来越糟糕。他担心这里又担心那里,好像全身都是癌细胞。每当他们面对面坐下来的时候,他就向小何讲述恐惧和疑虑。小何认真地听着,每当他说到自己哪里不适的时候,她身体的那个部位好像也会不适起来。

  在小懈一天天对病情的描述中,小何觉得自己也生病了,像他一样地无精打采,随时随地都在崩溃的边缘。她甚至去看了一次心理医生,可是医生说的那些话,她在书上都可以找到相同的词句。那个看起来生活无忧无虑的医生,就算读过再多的书,也不会真的了解她此时的感受。

  天气不错的时候,小何提议一起出去郊游,晒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还可以一起照照片,但是小懈说他没有心情。他一步都不愿意出门,整天窝在家里,懒洋洋地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朋友们来看过他一次后就不再来了,他说他不能和他们一起玩了,所以他们看不起他。他固执地坚守在悲观的世界里,什么事都往坏处想。

  “我的病会好吗?”小懈虚弱地问小何。

  “会的。”

  “可是我觉得不好。”

  “那是你的心理作用,精神因素很重要。”

  这样的问答每天都会一模一样地重复一次,时间长了,小何觉得回答已经变得多余。可是当她不吭声,小懈便会变得烦躁,“是不是我的病情严重了?所以不说话?你又想瞒着我了对不对?”

  小何漠然地望着他发怒,她很想和小懈制造很多美好的回忆,可是没想到这么难。

   7

  电视机里,宋惠乔问宋承宪:“你明天要做什么?”

  明天,也许一个人已经不存在,而另一个人的生活仍然在继续。

  每次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小何都会泪流满面。明天的明天,明天的明天的明天,他们还在不在一起?走在街上,见到那些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和老奶奶相互搀扶着散步,小何就会觉得心酸而嫉妒。可以看到对方老了以后的模样,原来是那么幸福。为什么这世上,好像每个人都比她幸福?

  “对不起,我拖累了你。”最近小懈经常这样说,然后不管小何怎么哄他,他都沉默不语。即使小何说她爱他,他也不给予任何爱的回应。爱情似乎被疾病折磨得所剩无几,如果可以用爱情换取健康,那应该是很值得的。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喜欢畅谈对未来的憧憬。十几二十几年后,也许他们会很有钱,有别墅和汽车,还有一对龙凤胎的孩子。可是现在,谁都不敢说起未来,谁都不知道会不会有未来。

  但她还是想说,她是爱他的。即使这爱情已经被苦难遮盖住,淡得看不到色彩,但它依然是存在的。

   8

  小懈决定回家乡去养病,乡下的空气比城里新鲜干净。小何要工作,一个星期只能休息一天,所以她不能陪他。她本来以为,从知道小懈有病开始的那一天起,他们就会一分一秒都不再分开。但是现实让她明白,她不能没有自己的生活。如果每天只是对着小懈,什么都不做,她会疯掉的。

  “中药一定要坚持吃。”小何说。

  “放心,乡下也有中医,听说有的偏方还挺灵的。”小懈说。

  可是小何一点儿都不放心,就算有诸多的辛酸苦楚,她仍然不想让他离开身边。其实她知道,小懈也很矛盾。他对她有太多的愧疚,但同时,他又觉得她对他没有想像的好。他已经一无所有了,她却依然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朋友,她不曾为他抛弃过自己。回家乡对他来说是一种逃避,以为能让彼此都轻松。

  分别的那一天没有哭哭啼啼,也许是眼泪早就已经流干了。小何目送着小懈坐的火车远去,心里空荡荡的。

   9

  小何很想念小懈,那个偏僻的小村庄,要走几里路才有打电话的地方,寄一封信的时间超过一个星期。小何想尝试着习惯没有小懈的生活,越是想忘记,就越是难忘记。有的时候,她做梦,梦到小懈已经不在了。醒来时,眼泪已经湿透了枕巾。

  现在的自己,其实是幸福的,因为还没有失去小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在更大的苦难到来之前,先享受这幸福呢?得快乐时且快乐,所谓幸福,就是没有苦难的日子。不知道这些日子,小懈是不是也想通了这个道理?

  小何请了几天假,她要去乡下把小懈接回来。未来的路不管还有多长,她都会陪着他慢慢地向前走。


 

上一篇:母爱备忘录   下一篇:谁为谁守候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