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韩小代,我们一起反悔好不好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0-09-30 点击:

 1

  韩小代是个恶俗的丫头,从小便是。

  5岁的时候她就知道臭美,拿妈妈的胭脂把自己的脸蛋抹得像猴子屁股;还处处留情,见到漂亮的小男生,就骄傲地瞥人家一眼。这一眼的魅力,不是谁都能抵挡住的。用韩小代的话说,我就是这么被牢牢粘了去做她的跟屁虫的。但她却又拒绝承认我是个漂亮的家伙,她自认为是班里最好看的女生,至于男生呢,她则不屑一顾,说,我还没看见一个值得我看第二眼的小帅哥呢。所以我讨厌韩小代,当然也讨厌自己,为什么就这么没骨气地做了韩小代的跟班呢,不就是个班长嘛,值得我这小组长如此阿谀奉承吗?可到底还是忍不住,不仅在学校里喜欢在她发号完施令后,自己冲锋在前,勇敢表现;即便是回了家,也喜欢在五楼阳台上朝上喊:韩小代,我们去滑旱冰好不好?韩小代总是磨磨蹭蹭,看我在楼下等得不耐烦了,她还一脸的道理,说女孩子嘛,当然要适时地高傲一下,否则,你们这些小臭男生,还不整天蚊子一样围着我转,让我烦死啊。

  韩小代就是这么自以为是。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在旱冰场上,表演双人滑的时候,她紧紧拉住我的手,丝毫不放松。大人们都说,韩小代平时像个不可一世的小公主,怎么一到了旱冰场上,就惟陈致哥马首是瞻呢?我对这句话一向是得意,韩小代却从来都是一翻白眼,道,我哪是佩服他的技艺啊,只不过是担心我摔坏了,他不幸挨父母一顿打罢了。即便是这样,韩小代还是喜欢穿了火红的运动衣,紧拉着我的手'很张扬地在清晨或是黄昏的大道上飞驰。我厚着脸皮说这叫“冰上情侣”,韩小代就“呸”我一下,说,你看见哪个童话书上,有像你这样又笨又傻的王子呢?说完了就哼着歌一个人滑开去,任我的脸瞬间就成了难看的酱紫色。

  2

  我们长到14岁的时候,韩小代就不再在公开场合拉我的手了。但她还是那副贬死我不偿命的神气模样,上课我回答问题,从来没有让老师满意过,却会让韩小代满意,因为她永远都是那个高高举起手来,给我作完美补充的优秀生。老师们时不时地就会批我一通,一旁的韩小代就会习惯性地插一句话,结束老师们的喋喋不休。她说,老师,您不用浪费时间批陈致了,学习可一向不是他的专长哦。这样一句灭我威风的话,韩小代却是振振有辞,说要不是我美女救呆瓜,指不定你受老师的冤屈更多呢!对于这样的解释,我只能在背后冲韩小代挥挥拳头而已。因为,韩小代的作业永远具有参考价值,考试之前的霍霍磨刀如果缺少了她,我也永远会锈迹斑斑下去。而韩小代,也时常地会给予我充足的自信和勇气,让我扮演一下英雄的角色,替她挡下一个又一个无聊的追求者,回复一封又一封错字连篇的情书;还有,被女生们集体孤立时,出租自己的肩膀给她一用。

  我以为值得韩小代看第二眼的男生,永远都不会出现。直到有一天我们又去旱冰场,碰见那个被韩小代称为将她的心一下子射穿了的家伙。据韩小代说,那个叫林翰声的男生,其实早就开始注意她。“看见每次去滑旱冰,场外那么多给我们加油助威还有吹哨的家伙了吗,那肯定都是翰声的死党,知道他要追我,便来给他鼓劲。”我很不屑韩小代的自吹自擂,但却知道,韩小代这次是真的陷进去了,而且,那个高我们一级的家伙,亦是真的,开始追求韩小代了。

  我突然地很讨厌去滑旱冰,尤其是双人滑。那样飞扬的姿势,会给韩小代迎来满场的喝彩,而作为配角的我,除了被翰声的同党们讥笑,并不会有丝毫的荣耀和光环。甚至,连女生们都会同情我,明明是韩小代已经有了护花使者,我还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做无用的跟屁虫。我终于痛苦地下定决心,此后再也不陪韩小代去旱冰场。

  3

  我以为这个决定会让韩小代吃惊,没想她惋惜的语气里竟是有一丝丝的兴奋,她说陈致,那以后周末我就找翰声去滑了,你可别后悔哦。怎么会不后悔呢,韩小代不知道,其实在我说出口的时候。我就已经后悔了。可是我已经不会再像儿时,可以口无遮拦,亦可以在决定说出口时,立马厚着脸皮反悔。

  十几年一起滑过来的时光,说放就放了,韩小代做得到,我却是无限地留恋且感伤。我就这样让林翰声轻易地拉住了韩小代的手。不仅是上课,韩小代会出神地去想他,或是让我给她做掩护,偷偷写情书给林翰声;即便是课间的10分钟里,她还会疯跑到几十米外的另一栋教学楼里,气喘吁吁地爬上六楼,只为给他送一朵纸叠的玫瑰。放学后我更是连话都难得给她说一句,就被她甩得无影无踪。当我一个人孤零零地骑车回家时,我知道那一刻的韩小代,定是娇羞地坐在林翰声的后车座上,在他的口哨声里,微闭起双眼,做一个粉红色的白日梦。有女生便挖苦我,说怎么样,韩小代果然是个见色忘友的女孩吧,你这么铁的哥们儿,不也照样被她弃之不顾了吗?我很想反驳她们,其实韩小代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丫头,她在写完情书的时候会拿给我过目,在林翰声不小心冷落了她时会找我哭诉,在收到礼物时会让我代她收藏;可是为什么,我却宁肯让它们憋在心里,也不愿与人讲呢?

  但还是有一天,我一个人呆在教室里绞尽脑汁地想一道数学题,韩小代一头闯进来,看我一眼,随口道,陈致,你怎么学会用功了啊?我在这句话里,突然地有些难过,忍不住就讽刺她,哪像你,只顾得谈你的小恋爱,当心被父母老师们发现了,让你们成为棒打的鸳鸯。韩小代“嘻嘻”笑着凑过头来,说,只要你不去告密,他们怎么会知道呢?这句话,在我脑子里盘旋了一个星期后,终于让我像当初放手韩小代去飞一样,下定决心,不让韩小代继续这样将我这个朋友,漠视下去。

  4

  我很轻易地就在收作业的时候,将韩小代的一封情书,偷偷放进了她的作业本里。而后又把另一封,投进她家门口的信箱里去。我以为这样做的结果,无非是韩小代被父母老师私下里批一通而已。韩小代一向是老师宠爱的优等生,父母更是将她视作掌上明珠,他们怎么舍得让她丢掉面子呢?况且,那个叫林翰声的家伙,不过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小混混,他们定是以为,韩小代是一时糊涂,才没头没脑地陷进去的吧。可是,老师却在班会上,愤愤地将韩小代批了半个小时。而韩小代的父母,听说专门找到学校里来,非要让那个带坏他们宝贝女儿的臭小子写书面检查不可。

  韩小代一下子全校出了名。尽管她一直期盼着能成为学校里叱咤风云的人物,可是,以这样的方式,却并不是她所想要的。韩小代的父母,开始轮流接送她。我盼望中能像以前那样载她来去的时光,终于不再回来。骄傲的韩小代,一下子沉默下去。甚至对于我的背叛,她都不愿意追究。她只是说,陈致,我们以后,不要再做朋友了吧。这样一句短短的话,却让我看清韩小代的心,真的是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不管我怎样地去弥补,怕是它们都不会了无痕迹地消失掉。

  可是,韩小代,这个叫陈致的家伙,经常在做错了事后,就不可救药般地后悔,你知道他这样的坏毛病,为什么还不肯原谅他?两家的大人在碰了面后,常常会很惊奇地说,这两个孩子,怎么突然间陌生起来了,17岁的小孩子,莫不是真的成熟到有了心事只肯在日记里说?可是那么皮实的两个家伙,怎么会变化这么快呢?或许真的是这样吧,17岁的我们,再不会像从前,肆无忌惮地揪对方的小辫子,对于自己的尊严,更是高傲到不允许任何人来轻视。

  可是,如果这就是我们一直渴盼中的成长和成熟,那我宁肯不要这样的自由和虚荣。

  5

  骄傲让我们孤单地度过了最后一年多的高中生活。韩小代被北京的一所大学录取,我如父母预料中的,落了榜,而后任由他们安排,报名参了军。

  那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暑假,我几次鼓足了勇气,想站到阳台上去,像儿时那样冲楼上的韩小代高喊,让她去做我的“冰上情侣”,可都错过了。这样犹豫着,便在信箱里,收到了韩小代的纸条。韩小代说,陈致,我去了海边的外婆家度假,原谅我的不辞而别,还有,那句在我说出口的时候,就已是后悔的话。陈致,是不是那个老爱讽刺挖苦打击你的丫头,真的长大了呢,否则,她那么想在这个暑假里,与你穿了火红色的衣服,在宽敞的大道上双人滑,怎么连这样的勇气,都没有了呢?呵呵,或许真的像妈妈说的,时间的水缓缓流过去,我厚厚的脸皮,就这样变薄了……

  被韩小代一路打击过来,都没有落过一滴泪的我,怎么就在这样的话里,心一点点地变软,不争气的眼泪,也随着慢慢流下来?那样天真愚蠢、快乐美好的时光,终于在我们一次次的反悔里,再不会有。

 

上一篇:朋友别哭   下一篇:风雪回家路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