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长钩流月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0-09-26 点击:

  站牌处,一只小狗汗津津地从远处蹒跚着小跑而来。那样子显然已经是跑过很长的路,天又热,丝毫没有意识到后面公交车已经快要触到尾巴了,蒙头蒙脑地跑着。或许是狗太小,司机也没有注意到它就在车轱辘底下,眼见就要轧上了,我急忙一伸脚把它勾了过来。幸好公交车也到站减速,仅仅是把拖鞋刮到了车底下。司机回过神来之后,开窗破口大骂——上海话。自知理亏,反正也听不懂,全当听沪剧了。那小狗无端被撩了个跟头,受了莫大的委屈似地,翻起身来朝我望望,又耷拉着紫红的舌头渐跑渐远了。

  不是我多么心地善良去甘冒风险,而是它长得像极了母亲的宝子。长相确实很重要,并不一定多么漂亮,只要像某个人心中的一个好印象就可以了。往往这就是机遇,能使得从芸芸众生中超拔而出。命运,可能就在这不经意间就已被注定。当初母亲选定宝子的时候也是这么决定的。

  母亲原先并不喜欢狗,除了忠诚,狗在母亲眼里好像没有什么值得肯定的地方。贬义的时候倒是很多,“狗腿子”,“死狗离不开汤锅”以至“狗男女”,还有许多更加令人不方便说的字眼。即便是忠诚,那也是一味的愚忠,有些像晚年的诸葛亮,三顾茅庐的时候他摆那么大谱,被人套牢了,只得六出祁山,累死五丈原。如果他不那么愚忠,结果也许是另一个样子,总比屡屡的劳民伤财还费力不讨好的好。母亲的观点是有些偏激,说来说去总是因为我们吧。不论怎么说,母亲最终还是把宝子抱回了家中,并且十分疼爱起来。她说:“能有一个突出的优点就不错了,对人对物不能无谓的求全,何况它是忠诚呢。”

  宝子来我家算是客居异乡。它的老家是在蓬莱的一个小岛上,叫广岛,共有姊妹5个。它们才出生十来天,妈妈就死了。眼见不能养活,主人原先决定让它们陪葬。几只小牲畜像是有什么预感似地,一个劲儿地号了起来。母亲听到了它们的哭叫声,就把它们全要了过来。反正不是什么名种,主人也乐得做个人情,连个破纸箱子一块端给了母亲。母亲挑来挑去,最终选了一个,其余被别的游客抱走了。路上母亲给它买了奶粉和奶瓶,准备了垫褥,还买了把小梳子,说给它梳梳它也许会觉得像妈妈在舔它一样。不能说宝子跟着母亲会锦衣玉食,但会给它充分的自由和尊严,甚至得到许多超过父亲的优待。比如,它喜欢喝鸡蛋汤,母亲即便生病也会调着花样的给它做;它喜欢吃瓜子,母亲就把原味的、五香的、干炒的往家买……有时连父亲都说,没记得我想喝点酒的时候你娘会往家称点,哪怕散装的。

  宝子也很给母亲争气,出落得漂漂亮亮,而且聪明机灵。父母拌嘴的时候,它就“呼”地一下从窝里冲出来,坚决地站在母亲一边,朝父亲“汪汪”直叫。有时因为太激动,还连带着在椅子上上窜下跳。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直叫人哭笑不得。事后,母亲会很疼爱地把它抱着,这牲畜竟也知道得寸进尺,仰起脖子撒着娇让母亲给它挠痒痒。母亲只要不忙,就会笑骂着给它挠上半天。我是从来不惯着它的,弟弟更是。弟弟更喜欢被它排挤走的那只大狼狗,年后的春光里,给狼狗解开链子,跟它一块儿在西郊的麦地里疯跑,那才叫痛快。宝子行么?当然不行。所以它听话还好,不听话往往还在屁股上结结实实地挨弟弟一脚。被母亲看见了,总会心疼得不得了。我没有弟弟的那股魄力,教训了宝子被母亲责备的时候还敢顶嘴。大约也是被惯坏了的。

  我不教训宝子,但是也不怎么顺着它。我会肯定它所应该被肯定的,也否定那些不该肯定的。

  宝子大概也不怎么喜欢我们,每次的寒暑假就成了它的灾难日,而且还不是三两天就能熬过去的。这时母亲似乎也顾不上它了,只整天的招呼着我们。开始它还变着法的抗议,绝食,被弟弟饿上两顿后,照样可以与我们同餐同饮。

  当然要是有空,母亲还是很爱惜它的。喜欢抱着它跟我们说说话。母亲已经显出些老了,尤其是说累了的时候。她还会边抚摩着宝子边说,这小东西多像你小时候呀,尤其是那眼睛。我就仔细地瞧瞧,难道我的眼睛就像这小东西吗?它的是圆圆的,而我的却是细长,不知道母亲是怎么看出相像来的。即便像,也应该是很小的时候吧。母亲之所以把它抱回家大概就是看到了它当时正在哭的眼睛。我的也没有它那么机灵,或许我小时候也很机灵,只是在外久了,不经意间就刻意地修饰成一副木讷模样吧。

  母亲倒是的确说过她更喜欢我小时候的样子,尤其是初中。那时每次回家跟她一块儿包饺子,都把老师同学扯得昏天黑地。上了高中说的就少了,后来上了大学更是什么都不再讲,更不像话的是现在竟然磨蹭着不回家。我记得初中时候,看了那篇日本老总要求新任员工回家给母亲洗脚的文章,也曾偷偷地对母亲说将来我大学毕业也给她洗脚。母亲当时高兴得合不拢嘴,口里却说你能给我端洗脚水我就算是烧高香了。后来一切都按预料进行了,惟独把这事装聋作哑。母亲现在自然不会真的让我那么做,但会希望我能再次提起。我自然一直也没有忘记,只是这样的话,已经难再出口。越是亲近的人,往往越是觉得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在她看来这就是儿大不由娘的悲哀吧。

  姥姥家也算得书香门第,上大学在母亲看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走的时候,她显得很平淡。后来弟弟也天南海北地走了,母亲开始着急起来。满堂的儿孙都留不住,是否将来也跟我的姥娘姥爷一样,把倚门望子当作门风盛达的代价?我的伙伴亮子,初中时周末回家还让母亲抱着睡,母亲说到老他也是驹子;后来亮子没考上大学,而在当地一所技校上完后匆匆工作,母亲更是视为不长志气。现在不这样了,开始羡慕起亮子的母亲来,能时常的看到儿子就在身边。后来亮子结婚,生了个儿子,就更成了我的榜样。有次问我找了女朋友没有,我说还没有,母亲就笑道:“等你找了,亮子的儿子卖酱油都知道短斤少两了——倒不是我急,你奶奶着急了。”我就笑笑。

  说不出平时都在忙活什么,可似乎就是忙活得没空回家。所以每次回家,母亲总会抽几个晚上跟我聊到很晚。她并不多问,我也不急里忙活地说,但总是淅淅沥沥如春雨般连绵不绝,宛如一曲悠扬的轻慢板笛子独奏。说的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这时母亲的要求已经很简单,只要有耐心跟她一块儿坐坐就心满意足了。只要母亲在,宝子肯定也会跟着趴在一边,偶尔眯起一只眼睛,懒懒地用另一只瞅瞅我们。母亲向来是早睡早起,十点半对于她来说已经算是午夜,屋子里开始静得厉害起来,母亲累了时,宝子也不时地张嘴打个呵欠,就说:“早点儿睡吧,没事儿就多睡一会儿。”然后各自归房。

  原先我也是早睡早起,后来就慢慢地改了。睡得太早常会在两三点钟的时候醒来。想看会儿书,走过客厅的时候有时会看到宝子,不知它是什么时候醒了的,独自一个蹲在地上望着窗外的星星。见到我,会忘了白天所有我对它的不好,很勤快地摇着尾巴,跑过来在我脚上蹭蹭,柔滑的皮毛触到小腿的时候,一种异样的温馨,尤其是在繁星漫天的夜里。这种温馨只有那些做了母亲的人才能更深切地体会到吧。怪不得母亲这么宠着它呢,大约是充儿子来养了。

  不知道那只小狗找到家没有,但愿不是迷了路,一迷路,可能今晚就漂泊在外了,但愿别再伤着才好。

  回来后依旧有些惊魂甫定,当时万一碰伤了怎么办?可想了一阵儿,总觉得如果下次碰上,可能还会忍不住地再勾一脚。虽然有些冒险,但是如果错过,也许会时常不自觉地误以为那是母亲的宝子惨死了,接下来的内疚会如同长钩流月,流淌着无声无息——却是连绵不绝。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