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草屋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世上没有撒哈拉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草屋文章网 时间:2010-09-14 点击:

  一

  徐瘦临走的时候,不止一次的嘱咐着柔柔:柔柔,你要照顾好自己,不哭,一定要等我回来。这些话,柔柔早已烂熟于心,可柔柔做不到。柔柔不是不想做到,只是她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无法停止对徐瘦的思念。

  柔柔猜测未来的日子,一个人要怎样去应付。她想,或许自己首先要做的,就是对电话的铃声不再敏感,要做到处乱不惊。以往,电话响的时候,柔柔总是要从床上翻起来,迅速地拿起话筒,然后就是徐瘦熟悉的声音。可以后不会了,徐瘦会在地球的另一侧,那里的白天是这里的黑夜,而这里的白天却是那里的黑夜,他将要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了,在她熟睡着的时候,他还醒着,而在她醒着的时候,他还在熟睡。

  柔柔总是怀想和徐瘦同甘共苦的那段日子。那时,刚大学毕业,她跟徐瘦一起去西藏,剧烈的高原反应差点叫柔柔死在那儿,可她还是那么喜欢那次西藏之行,因为那次有徐瘦在,因为那次有徐瘦对她的万般宠爱。那时西藏还没有开放,进藏不像今天这么时髦。人迹稀少,天地间好像只有徐瘦和柔柔两个人,徐瘦当时几乎是把一半的命分给了柔柔,柔柔想,这就是患难与共了吧。他们两个半条命,在那里找到了人生中最美的风景。

  后来,徐瘦要去美国发展,他学的是西洋画派,出国自然能够镀上一层金,而柔柔的签证没有办下来,只有继续在学校边读研,边带些课,边等着徐瘦回来。徐瘦是以研究学者的身份出国的,在美国至少要混上三两年,才算是学成归来。

  二

  柔柔变得郁郁寡欢了,她不想要的生活,她却不得不过。柔柔挣扎过,可她终究只是个小女子,应付不了的。

  徐瘦要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是明年,后年,还是要等足3年,她不知道。

  刚刚开始温暖的春天,就要期盼寒冷的冬季,这样的跨度,是无论如何也丈量不出来的。注定这样的离别,难道只是为了考验他们之间曾经浪漫的爱情吗,她不知道。她对他的爱能让她对他思念多少次呢,她也不知道。

  柔柔对徐瘦的思念,已经习惯于从早到晚。

  如果可以变成隐形人,或者变成拇指姑娘,随着他远赴重洋,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啊。可惜她只是个平常人,她只能很现实的在这个城市里等他,等他回来。

  等待一个人,有时真的很清苦。就算是在等待幸福,就算那是可以让人看得见的未来,可真正握在手里的,什么也没有,而她所能做的,也只是在阳光下,默默地祈祷他一路顺风,让风把思念带去,让她的思念温暖他,让爱继续。

  柔柔不出门,人群的拥挤,还有操场上相拥的恋人,是她不愿意遇见的。她怕想起徐瘦,怕惦念的感觉怎么也挥不去。

  徐瘦打来电话,柔柔温柔地对待。她就那么静静地倾听徐瘦的呼吸,就那么静静地感受着徐瘦对她的爱。有时不畅快,不想说话,就塞着耳机,一整天,从早到晚,似乎与世隔绝。这样很好,可以专心地做一件事,真的可以忽略思念的感觉。柔柔怕思念的纠缠,那是很折磨人的。想他,默默地流泪。心好疼,真的,不想离别,却真的只有等待,等他,等徐瘦,等他回来。

  三

  柔柔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寂寞,也许是思念的膨胀,也许,只是害怕他不在了,而自己仍然要独自面对冷清的电话,还有,心里,灌满的所有的情绪,却又无人诉说。

  徐瘦偶尔也打电话回来,晚上9点钟,这个时候,柔柔通常是在学习的,整理一些东西,或者塞着耳机听着音乐,有时柔柔就听不到。

  可徐瘦呢,却好像和她作对似的,总是在这个时候打过来。虽然柔柔有些无可奈何,但心里,还是甜甜的,因为徐瘦对她的爱是那么的炙热,无法抵御。徐瘦说,如果有一天分手,他会撞倒南墙。可她怎么忍心呢,她想,她要把他们的浪漫爱情进行到底。

  但有时,寂寞又是无孔不入的,甚至于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因为她无法控制自己,她找不到好的办法来释放。她就拼命地思念徐瘦,她想,亲爱的,你会来到我身边,给我温柔的抚爱吗?如果可以,她宁愿他能来到她梦中,爱她。

  四

  有些东西是始终无法抛却的,譬如缘分。

  在徐瘦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没有心思去上课,于是请了假,把自己封闭起来。后来,终于有心情去上课,这是她带的第一堂课。

  在众多的学生里,她第一眼就看到他,真真切切,像极了徐瘦,就算她知道他不是,可她仍然还是忍不住多看他几眼,他真的像他,那么像,以至于让她产生了瞬间的恍惚,如果不是她清清楚楚地知道徐瘦正在美国,她当真要以为他是徐瘦呢。

  他惊觉,惊觉她的目光,还有她的憔悴,连衣裙挡不住她深陷的锁骨,留给他更多的是怜惜,还有性感,是性感,是的,性感这个词此时如此贴切地和她重叠在一起,她是他的老师,他觉出自己的龌龊。轮到他做自我介绍时,他无端地便虚报了两岁的年龄,依然是低沉的略带磁性的不徐不疾的男声,她听在耳里,居然和徐瘦的是如此相似。

  其实她也是个刚刚毕业的学生,徐瘦走了之后,她第一次带班,就遇到周文生,那个和徐瘦长得一模一样就连声音也一样的男生。

  五

  从此,她的生活中便有了一处寄托。

  她开始不动声色地帮他,他觉得到,却也不说什么,只是看她的目光里,多了一层只有她才能懂的深意。

  平安夜,周文生去她的宿舍。她用稍带怨恨的声音说,这是我男友的衣服,我不想再有睹物思人的机会,你拿走穿吧。

  其实那是她新买的衣服,甚至于袖口的商标都没有来得及撕去。其时,他也过了20岁的生日,她的心思他已了然于心。只是不知道,24岁的她,还是一个缺少男欢女爱的女子。终于承受不了她不留痕迹的小心翼翼的关怀,他扔下贺卡,流泪离去。看到他仓促离去,她有些心慌。她知道,他的泪是为她提到的男友。

  柔柔给徐瘦发短信,反反复复,只有一条:在爱的世界里,世上没有撒哈拉。可是,柔柔每思念徐瘦一次,上帝就落下一粒沙……

  徐瘦终于打电话过来,柔柔开始哭泣,你回来吧徐瘦,我不要你的功成名就,我只要你,我太寂寞了,寂寞只是因为思念你。徐瘦依然是那些话,柔柔,你要照顾好自己,不哭,一定要等我回来。这些话,柔柔早已烂熟于心,可柔柔做不到。柔柔不是不想做到,只是她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无法停止对徐瘦的思念。这思念折磨着她,让她寂寞。

  六

  周文生去而复返,因为他无处可去,因为没有柔柔的地方,对于他来说都是无处。

  两个人分坐在沙发的两头,费力的找着话题,不敢抬头直视彼此的眼眸。第一次她和徐瘦以外的男生共同度过一个夜晚,暧昧而冷清。自此,周文生便成了徐瘦,在柔柔的眼里,周文生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徐瘦,爱情已如轻音乐般风生水起,轻浮在两个人之间,只是各自的心中都多了一层阴影,彼此尚未感觉的透彻。

  周文生积攒起所有的勇气给她写信,用英文,长长的,附在模拟考卷的书面表达处。起初,那些模棱两可的文字颇令她困惑,她煞有介事地问他,是不是爱上哪位同学了,他便红了脸,定定地看她。而她的心,恍然便惊醒,一瞬间,惊涛骇浪。

  七

  柔柔给徐瘦发短信,反反复复,还是一条:在爱的世界里,世上没有撒哈拉。可是,柔柔每思念徐瘦一次,上帝就落下一粒沙……

  徐瘦还是打电话过来,柔柔开始哭泣,你回来吧徐瘦,你回来吧,我只要你,我太寂寞了,寂寞只是因为思念你。徐瘦依然是那些话,柔柔,你要照顾好自己,不哭,一定要等我回来。这些话,柔柔早已烂熟于心,可柔柔做不到。

  周文生约柔柔去喝咖啡,约了3次,柔柔终于还是去了,因为她忍受不了徐瘦的无动于衷,她想他,而他却远在天边。

  咖啡厅有些暧昧的灯光里,有轻轻的音乐声飘起,是那首风靡一时的老歌《昔日重来》,她沉浸在那首歌里,眼前的这个周文生,恍惚间便是那个心手相牵的徐瘦了。柔柔喝了酒,有些微微的醉了,面对着周文生的眼睛,她忽然间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激动,好像又回到了逝去已久的初识徐瘦的初恋岁月。可是,坐在她跟前的,不是徐瘦,却是周文生。

  那天晚上,柔柔依然很开心。因为那个人对她说,他爱她,他要照顾她,永远。

  八

  柔柔又开始休假,因为徐瘦,因为周文生,她没有心思再去上课了,于是便休假。

  她把自己关在宿舍里,给徐瘦发短信,反反复复,还是一条:在爱的世界里,世上没有撒哈拉。可是,柔柔每思念徐瘦一次,上帝就落下一粒沙……

  一个月之后,柔柔最后一次打电话给徐瘦,只有一句话:你回来吧。

  半晌,徐瘦说,柔柔,再等我一年。

  她的泪终于肆意横流。

  打开门,意外的发现周文生。他说,每天下了课,我就远远地在远处看你。

  一种失而复得的幸福,让柔柔有些眩晕,迎着周文生期待的目光,柔柔牵了他的手,她说,你不再是徐瘦,你是周文生。

  柔柔甚至愿意相信,一年已经过去了,从此她不再寂寞。

  九

  3年,整整3年,她记得清清楚楚。

  徐瘦回来了,而柔柔已是周文生的女朋友了。

  徐瘦不停地追问柔柔,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知道周文生,这是为什么?

  柔柔说,在爱的世界里,世上没有撒哈拉。可是,柔柔每思念徐瘦一次,上帝就会落下一粒沙,于是就有了撒哈拉,那时,爱人的心已经荒芜。

  徐瘦沉默了,他已无话可说,他还能说些什么呢。他只想看看周文生,那个曾经打败过他的男孩。

  看到周文生,他便愣住,那不就是自己吗,另一个徐瘦。

  再看柔柔,温柔地挽了他的臂弯。

  徐瘦的眼泪流了下来,柔柔你是爱我的啊,他终于哭了。

  是啊,在爱的世界里,原本没有撒哈拉,思念一次,落下一粒沙,那么思念千百万次呢,爱人的心已经荒芜。

  因为,他没有给她今生,没有。

 

上一篇:马不停蹄的忧伤   下一篇:老乡情结
  • 更多推荐文章…
  • 草屋,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caowu.cn All Rights Reserved